和男友疯狂的爱爱细节|爱来得刚好

“季川,别闹……”
男人脸上神经紧绷起来,有些压抑的出声道,
“为什么每次,你都认不出我!”
卧室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人回答他,男人扶着额头,坐在床边,自嘲的笑了。
“黄家撤资了?”
沈佳音翻看着手中的文件,有些惊讶,她碍着两家的合作交情,没有将那件事闹大,黄家倒是比她还急。
“资金缺口大吗?”
“季总已经及时补上了,其实黄家这半年的形势一直不怎么样,跟我们合作,也是为了稳住内部。”
沈佳音点点头,想起前几天的新闻,黄家的内部的管理早就腐朽了,该换水不换,早晚会出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外因还没将他们打垮,他们自己内部到先斗上了,这时候撤资,也好,省得到时候惹他们一身骚。
“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李秘书支支吾吾道,
“那个,还有,沈总让您下班后去试一下礼服。”
沈佳音动作一顿,皱眉道,
“什么礼服?”
“您,您忘了,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季总的婚礼。”
李秘书很聪明的没有提沈二小姐,因为这在沈佳音眼是禁忌。
“你告诉沈总,礼服我会自己挑选,让他们不必等我。”
沈佳音头都没抬,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又开始埋头工作。
李秘书自然不敢再问,只好将沈佳音的话,原封不动的转给了沈霆。
“啪――”
李秘书一出去,沈霆将手的件甩在了桌,一张脸黑得能拧出墨来,季泽昊此刻也在他的办公室,看见沈霆的反应后,沉默了一会儿道,
“我一会儿让人把礼服送过去,伯父不用担心。”
沈霆点了点头,道,
“雪儿这身子也过了有三个月了,一直吵着要进公司,这事儿,你怎么看?”
季泽昊微微蹙了蹙眉,道,
“不太合适吧,伯父,您答应她了?”
沈霆沉默了一阵,道,
“我想让她在你身边做个秘书,有你照顾着她,我也放心,省得她一天到晚在家闹。”
季泽昊心里并不太乐意,在他眼里,沈佳雪只要安心的做一个小女人让他宠爱行了,如果也跟沈佳音一样,他当初不会选择她,可是沈霆话已经说出口,他没办法拒绝,更何况,他父母并不太满意沈佳雪,把她一个人留在季家,还不如放在自己身边,这样一想,也没有反对。
沈霆见他点头,又道,
“到时候避着点佳音行了,她一直不太愿意雪儿进沈氏。”
季泽昊顿了顿,淡淡道,
“好。”
……
“不行,把我的脸拍大了,不好看,泽昊,我们再拍一组,这件衣服也不好看,我要再换一身。”
沈佳雪叽叽喳喳跟个小鸟一样说个不停,季泽昊已经很疲乏了,瞟了一眼一脸惶恐的摄像师,低声道,
“这几组都挺不错的,你现在怀孕了,人必然会丰腴一点,这样挺好看的,别再折腾了,如果真的不喜欢,等孩子生了,我们再来照。”
沈佳雪有些不大高兴,撒娇道,
“那怎么能一样,结婚只有一次,每一项我都要完美,你看你,才跟我一会儿,喊累,你真的爱我吗?”
季泽昊是挺喜欢她撒娇柔软的样子,但是多了有些厌烦了,耐住性子道,
“雪儿,我们已经出来一下午了,妈要是知道我们到现在脸婚纱照都没拍好,会不高兴的。”
提到韩母,沈佳雪脸色沉了下来,老大不高兴,最后只勉强的点了点头。
季泽昊拍拍她的背道,
“乖,不管你什么样子,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
沈佳雪扯了扯嘴角,进去换衣服去了。
季泽昊松了口气,转身对身边的助理道,
“去把沈佳音的礼服包起来,放车。”
……
沈家。
季泽昊将沈佳雪送到沈家的时候,刚巧撞见了沈佳音,她站在门口,跟身前手里拎着东西的男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沈小姐,这几套都是我们老板亲自选的,他知道你抽不出时间,特地让我给你送来,让你选选看喜欢哪件。”
文耀微笑着,说得谦和。
沈佳音摇头,推辞道,
“礼服我自己选就可以,不用麻烦林先生,替我谢谢他。”
“我们老板说,你要是自己选的话,他会跟你一块儿去,这样才能知道他该配什么样的衣服。”
沈佳音嘴角抽搐了一下,果然是他的风格,无奈之下,沈佳音只好接过来道,
“等我选好了,直接回电话给他。”
文耀点头道,
“那就好,沈小姐,我先告辞了。”
目送着文耀开车离开,沈佳雪忍不住讽刺道,
“还真是左右逢源,这次不知道又是哪位来献殷勤。”
沈佳雪不认识文耀,但是季泽昊却见过,他沉默着,没有说话,手指却缓缓收紧。
……
“老板,黄氏的气数已经尽了,您要是想吞并,这个时候收购最好。”

文耀看着新闻报道,对男人说道。

男人瞥了他一眼道,

“然后我再往里面投钱,继续亏损吗?”

“那您这么整他们,不会就是图个乐吧?”

“不行吗?”

男人坐起身,眯着眼睛,看着屏幕上一脸萎靡的黄悦兴,一字一顿道,

“我想看看,一个人从云端摔落到地狱会变成什么样。”

文耀打了个寒颤,真是恶趣味啊。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不过,老板,你确定要这么做?毕竟是人家的婚礼,您这样做会不会太抢了新郎的风头?”

话是这么说,但是文耀脸上却多了一丝戏谑。

男人瞥了他一眼,道,

“你这个助理是不是太多嘴了点。”

文耀耸耸肩,道,

“时刻把握好老板的心思,是我的职责,”

说完在男人开口前,道,

“老板,沈小姐今天下午要过来看你。”

说着扶了扶眼镜,道,

“我跟她说,小少爷生病,想她了。”

男人眼睛一眯,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淡淡道,

“下个月,可以申请加薪了。”

文耀扶了扶眼镜,果真摊上爱情,再聪明的男人智商都倒退到负值。

医院。

男人盯着被送到病房的一个果篮,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小家伙一边啃着苹果,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吧唧一下,将啃得难看的苹果扔进垃圾桶,又拿了一个橘子,才老神在在道,

“爸爸,你太傻了,这么拙劣的手段,我都看得出来,漂亮姐姐会上当吗?”

男人嘴角抽了下,眼睛缓缓地眯了起来。

他对一个人从来没有这么耐心过!

小家伙打了寒颤,轻轻放下橘子,伸出一只小手,拉了拉男人的裤脚,谄媚的露出一口小白牙,小声道,

“爸爸,我帮你泡到漂亮姐姐,假期可不可以延长?”

男人低头看着他,不置一词。

“她把衣服都退回来了?”

男人声音淡淡听不出情绪。

“谁退的?”

电话那边的小五摸不着头脑,就道,

“反正是五件衣服,还留了一张卡片,说谢谢你。”

男人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收紧,绷着脸掐断了电话。

他三十一岁的年纪,智商情商都不低,如果还不明白沈佳音的意思,真是白活这三十年了,从这次回国见面,到现在,他一直维持着不急不缓的节奏跟她熟悉,他对一个人从来没有这么耐心过,就这样还把人吓跑,一时间竟是既恼恨,又想笑,想跑,没那么容易!冷着神色刚迈开步子,突然听见一个耳熟的声音。

“医生,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沈小姐,你之前做过清宫手术,而且手术时间,距您这次怀孕间隔太短,子宫壁太薄,贸然生育,对您存在一定的风险,最好现在做引产手术,修养一两年,养好身体再怀不行吗,你还这么年轻?”

医生有些不耐烦,不喜欢病人拿生命开玩笑。

“医生,我实话跟您说,我婆婆不喜欢我,就是因为我现在怀了孩子,她才答应我进门的,所以我不能没有孩子,拜托您帮我先想想办法,保住这个孩子成吗,多少钱都没问题。”

医生脚步顿了顿,半响才道,

“我尽量吧,不过记住,一旦有什么异常情况,一定要到医院。”

沈佳雪松了口气,

“谢谢,今天的事,希望您替我保密,我不希望我未婚夫担心。”

目送医生离开,沈佳雪将手里的检查报告揉碎,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四下看了看,这才迈步离开……

男人从拐角处出来,眯着眼睛看向垃圾桶里那张雪白的检验报告……

季泽昊跟沈佳音的婚礼,是在季家私家游轮上举行的,季家就算不满意沈佳雪这个儿媳,到底不忍心亏待唯一的儿子季泽昊,所以这次婚礼,比起上次沈佳音的,并不差劲。

在华灯初上,游轮上热闹起来,作为这次婚礼的主角,沈佳雪出尽了风头,不管外界对她的评价怎样,单是她嫁进季家,站稳脚跟,已经成了无数女人歆羡的对象。

沈佳雪的确开心,她十二年前跟随母亲回到沈家,沈佳音看她的眼神,她永远都记得,那是在看一件她看不上眼的东西,微微挑起的下巴,显示了她的尊贵,与她的卑微,她过着公主一般的日子,而她却只能被母亲藏匿在见不得光的暗处,嫉恨一旦生了根,就会越长越旺。

她看着栅栏旁边,清丽若仙的女人,悄悄走了过去。

“姐姐,你输了。”

沈佳音看着漫天的烟火微微出神,耳边轻轻飘来这么一句,她动作微微一滞,转身看着身旁已经退去青涩的女孩儿,没有说话。

“父亲已经答应让我结婚后进沈氏了,这个消息你还不知道吧。”

沈佳音的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她没想到她的父亲真的这么做了,她突然为自己的母亲感到悲哀,也庆幸她没有看见,她穷尽一生所爱的男人,亲手毁掉了她最后的念想。

“你母亲争不过我母亲,你一样争不过我。”

沈佳雪很满意她的表情,越发的得意起来,却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听见沈佳音用低的几乎听不清的声音,慢慢说道,

“我不用争。”

沈佳雪的表情瞬间扭曲起来,我不用争,因为原本就是属于我的,这才是沈佳音的原话,沈佳雪恨极了她这幅样子,身体的反应快过大脑,在沈佳音没有注意的时候,猛地将人往海里推去。

那一秒沈佳音就像有感应一样,突然转过头,正巧看见她推向胸前的手,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沈佳雪脸上瞬间露出惊恐,只是力道已经收不回来了,只尖叫一声,就和沈佳音双双落入水中。

“新娘子落水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季泽昊心里一惊,丢下杯子,就跑了过去。

“噗通――”一声,水面起了波澜,不一会儿,季泽昊就抱着沈佳雪游了上来,众人赶紧将人拉上来,这时候,突然有人又喊了一句,

“我刚刚看到掉到水里的是两个人。”

季泽昊手指一顿,沈佳雪突然抱住他的脖子,小声哭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