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玩邻居小姑娘_一品少年

又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当自己胸口圆润的高耸被张大宝紧握在手中的时候,赵百灵便浑身一阵酥软,颤抖了起来,眼神迷离,透着淡淡水雾,并且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轻哼。


张大宝见占到了便宜,也不好再得寸进尺,连忙在潭水中站定了身子,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好险好险,差点被淹死了。赵姨,我得赶紧出去了,等会儿菁菁等急了。”


张大宝说完,根本不敢再去看一眼赵百灵,拔腿就跑。


赵百灵哭笑不得地看着张大宝的背影,羞怒不已,他打的什么主意,难道自己还不知道么?况且,这么浅的潭水,别说淹死张大宝了,就是菁菁一个人来这里也不可能被淹死。


不过,刚才那一刻的舒爽,着实让赵百灵有些流连忘返,如果不是心中一直记着菁菁就在这附近的话,恐怕她早就抓着张大宝,主动迎了上去。


张大宝一路跑了出来,跑到了菁菁身边,菁菁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双手捂着小脸,狠狠地挤着自己的小脸蛋,怪怪地说道,“宝哥,你怎么浑身都湿透了呀?刚才那里面有什么危险呀?是不是有猛兽在里面洗澡澡?你是不是把猛兽打败了呀?不行不行,我要去看看。”


张大宝哭笑不得,同时被菁菁吓了一跳,连忙抓住菁菁的小手,尖叫摇头道,“菁菁,咱们就别去看了,里面那只猛兽已经被宝哥制服了,现在还流血呢,场面很恐怖的,你看了会吃不下饭的。”


菁菁闻言,有些苦恼地看着张大宝,想要撒娇,张大宝见状,只得使出了大招,说道,“再说了,你看我现在浑身都湿透了,如果再不回去换身衣服的话,恐怕会感冒的,感冒了以后我就不能陪你玩了。”


“呀!这可不行!宝哥,那我们快走吧,快点快点。”李菁菁拉着张大宝的手,怪叫一声,托着他就走,恨不得能一把把张大宝给拽到家里面赶紧换一身衣服一样。


张大宝无奈不已,只好任由李菁菁抓着手,然后把李菁菁拽到了自己身边,自己走在前面探路,毕竟山间的虫兽特别多,他担心菁菁被八角丁之类的虫类叮咬,那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尤其是林间的蜘蛛网特别多,李菁菁一旦碰到蜘蛛网,恐怕会被吓得到处乱窜。


折腾了一会儿之后,两人才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村里,张大宝可不敢再留着李菁菁这个烫手山芋了,连忙把她送回了家,然后自己则往家里面跑,回去又再次用冷水冲了一下澡之后,这才重新换了一套衣服。


林晓从门外走进来,正看到张大宝赤着上半身,丰满结实的肌肉充满力量感,看得她失神。


张大宝有些疑惑地看着林晓,在穿衣服的同时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几眼林晓,因为林晓穿得很是随意,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背心体恤,而且胸前有两处肉眼可见的凸起,很显然,林晓竟然没有穿内衣!


这几天天热,如此穿着倒是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没有穿内衣,这就让张大宝很是苦恼了,只能干看着,回想起在鱼塘边的那暧昧的一幕,不由得吞了吞唾沫。

“小姨,咋了?怎么这么看着我?”张大宝疑惑开口,因为他看出林晓似乎欲言又止,便明白林晓有话要说,顿时问道。


“对了,我妈呢?干活还没回来么?”林招娣每天都要去田里面干活,回来的时间根本不确定,有时候早有时候晚,于是张大宝问了起来。


林晓这才反应过来,眼中有着担心之色,连忙开口道,“大宝,刚才村长过来找你拿了,说是要和她再商量一下鱼塘的事情,而且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的,身边还带着几个小混子呢。”


张大宝闻言,顿时心中一沉,让林晓不要太担心之后,自己便朝着村长家里奔跑了过去。


果然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当初虽然赵丹信誓旦旦地答应了,并没有收取任何有关于鱼塘的费用,然而终究只是赵丹私自答应下来的,虽然说都知道村长怕赵丹,但当初马大伟可是要承包费二十万的,现在相当于一分钱也没收就被我家拿到了手,这其中的落差可想而知,是个人也受不了。


张大宝撒丫子狂奔,一路奔跑到了村长家里,正听见了林招娣有些愤怒的争辩声,心中松了一口气,然后张大宝便直接走了进去。


场中三人看到张大宝,便都愣了一下,只有林招娣反应过来之后,用一种非常不满地表情看着张大宝。


张大宝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然后咳嗽了一声。


“马叔,这块鱼塘不是已经承包给我家了么?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啊?”张大宝开口说道。


马大伟冷哼了一声,很是不爽,道,“这件事情我根本不知晓,这么大块地,哪怕就算是一块荒废的地,别人要想得到,至少也得花个几千块钱买下来,你家别说二十万了,就是一分钱也没有给,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是你赵姨答应下来的,我可没答应。”马大伟说白了,还是不甘心这块地儿就这么被我家轻轻松松地就拿到了手,总之他就是想要钱。


然而,就以我家的情况来说,别说是二十万,就是马大伟所说的几千块钱拿出来都够呛。


张大宝沉默了一会儿,虽然说他还有合同在手,并不怕什么,但是如果就此和马大伟撕破脸皮的确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所以,他只能求助地看着赵丹。


赵丹先是装作没有看到张大宝的眼神,过了一会儿才和张大宝对视了一下。眼神中带着暧昧之色,然后对张大宝努了努嘴,粉嫩的嘴唇轻启,无声地说着什么。


张大宝自然能够看得出赵丹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心中也是一动,一股邪火差点没有控制住,然后咳嗽了一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然后对着赵丹不留痕迹地点了点头。


“咳咳,我说一句啊!大伟,反正这块地荒着也是荒着,而且就这么放在那里,根本没有人来买。这个你最清楚不过了。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