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想绞断我吗h,掐着她的腰入的更深/沈浩

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觉得空虚寂寞,特别是女儿的男朋友来了后,每天晚上听着他们打情骂俏的声音,她更是难受。


今天晚上鬼使神差下,她悄悄来到两人房门前,发现没反锁门,就打开一条缝朝里面偷看了起来。


“宝贝,你就用口帮我弄弄嘛。”


沈浩一只手抓住女友的手,一只手摁住她的脑袋,就想往自己下面按。可陈思思却推开他的手,翻了个白眼。


“不喜欢这样,感觉太脏了。”


陈思思完美继承了母亲秦菲雪的基因,是个美人胚子,只是太年轻了点,才二十岁,没有秦菲雪那股子成熟韵味。


刹那间,沈浩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丈母娘的倩影。那优雅的姿态,妩媚的眼神和高挑纤瘦的腰肢,就像棉花糖一样在脑海里萦绕,挥之不去。


陈思思撩了一把头发,“再说了,万一被我妈妈听到就不好了。”


“放心吧,你家房子隔音这么好,不会听到的。你过几天就要去出差了,就真的不能帮我弄弄嘛”


沈浩是真的苦bī,自己的女朋友,睡在一张床上都不能上,甚至连口都不给他口,这让他很不爽,可在心里,他又觉得女友是个好女孩,起码还保留着最珍贵的贞cāo。


“唉呀,最多只能用手帮你。”


陈思思哼了一声,睫毛微颤,伸出纤嫩的手指在那处抚摸着。


这样刺激的画面看在秦菲雪眼里,她早已经湿身了。秦菲雪穿着一身xìng感的薄纱睡裙,从上往下看,可以清晰的看到两片白花花的róuruǎn。里面虽然是真空的,但丝毫不影响róuruǎn的硕大和挺拔。


“这丫头,真不害臊。”


听到女儿提到自己,秦菲雪有些娇羞,可右手却情不自禁伸到xiōng前,隔着衣服揉搓了起来。


“嗯呢……”


两片róuruǎn随着手上的动作微微颤颤,中间的沟壑也时而幽深,时而变浅。慢慢的,秦菲雪将手从领口处伸进去,抓住了一片róuruǎn。软ròu通过手指缝隙挤压出来,根本覆盖不住。


随着女友的拨弄,沈浩爽得都快升天了,但这只是表层的舒爽,他需要更深层次的接触。


“宝贝,你今天就给我吧,实在太难受了。”


可陈思思还是一口拒绝,“不行,你的这么大,人家第一次,会很痛的,你要是再提这件事,我就生气了。”


一听这话,沈浩只能作罢。


不过秦菲雪听到这话,就感兴趣了。


“这么大,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儿,秦菲雪顿时觉得很羞耻,小浩可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自己怎么能这么胡思乱想呢


不过这种念头她越想甩开,就越根深蒂固,就连左手,也慢慢从裙底伸了进去……


当手指触碰到敏感处的一瞬间,秦菲雪的身体下意识哆嗦一下,差点爽得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