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乱情公家全文阅读全文

我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蚱一样,脑海里浮现出苏春儿和胡汉升打得火热的画面,心想着他们不会是和好了吧!?


我还是不死心,继续打苏春儿的电话,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回应:“喂,谁啊?我喝酒跳舞呢,有事没有……没事挂了。”


是苏春儿的声音,只是好像喝醉了,话都说不清楚。


我暗松口气,然后心里又是一紧,忙冲着话筒喊:“春儿,我是你韩哥,你现在人在哪?怎么跑去喝酒了?我去接你!”我怕她挂断电话。


“原来是韩哥啊,你不用担心,我跟朋友玩呢,不会有事的……”苏春儿大着舌头笑说,刚说完话我就听到她干呕的声音。


“春儿,你到底在哪里?快说地址,我去接你,别玩了。”我气急败坏,情绪激动。


“啊?不行,我还要玩。你要过来吗?我在HAPPY酒吧,你过来吧。”苏春儿那边的噪音太大了,搞得我越发的心焦。


HAPPY酒吧我知道,以前我跟胡汉升还有她经常去那边玩,我想她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想去发泄一下。


但她跟什么人在玩,这个让我挺担心。


酒吧里哪有多少好人,很多都是来找刺激,玩一夜情的。


我坐不住了,挂了电话马上开车出去。


一进酒吧,震耳欲聋,节奏感极强的噪音窜入耳膜,我的心跳加速,耳膜嗡嗡作响,也不知是紧张苏春儿,还是因为这音乐过于躁动。


我径直往里走,疯狂地在舞群里搜寻她的身影,很快我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形在舞池中央疯狂扭动。


苏春儿一身深色紧身吊带,小蛮腰诱人至极,紧裹着臀的小黑裙更是让她妩媚尽显,鲜嫩的红唇在灯光下闪闪发亮,重重的黑眼线,亮彩的眼影勾勒得她的眼眸格外迷人。


苏春儿已经喝得烂醉,舞姿虽然不错,但已经七扭八歪,意识也不清醒了。


在她周围,我没见到有什么认识的朋友,但人却是不少,全是男的,瞧着她眼睛冒着绿光,恨不得当场把她生吞活剥了。


我气得浑身发抖,进去就要强行把她拉出来,结果让一男的拦住了。


“哥们,你谁呀?这事怎么都得有个先来后到,这妞我先看上的,想泡你也得看我愿不愿让给你。”


我二话不说,一脚就把他踹飞了:“我去你妈的先来后到。这我媳妇!”


本来还有人想拦我的,听我这么说就散了。


无主的花儿谁采都行,但如果有主了,那还是少点招惹的好。


法制社会,再横也横不过人是合法夫妻。显然那些人都信了,那个被我踹了一脚的哥们骂骂咧咧的,估计是怕打不过我,也走了。


苏春儿到现在才看清我是谁,打着酒嗝傻笑着跟我说:“韩......韩哥,你来了?来,陪......陪我跳舞,咱们摇啊摇,摇......摇到外婆桥。”


她趴我怀里,我是挺享受的,但害怕她的话让别人听了去徒惹事端,于是我哄她说:“先不跳了,咱们先去喝酒,你还没敬过我呢!”


“啊?哦,喝......喝酒。”苏春儿同意了,却突然整个儿扎我怀里,然后抬头干呕,哗一下竟吐了我一身。


我只觉得又熏又臭,但却没怪苏春儿,只想快点带她离开,于是拦腰把她抱了起来。


把她放到车里时她已经人事不省了,只一味地说胡话。


我拍着她的脸喊,见她话都说不直了,只好放弃。


怕她着凉,我将外套脱下给她盖着。


启动引擎开车回家,一路上我时不时的看她,挺担心的。


到了家,我把苏春儿抱到床上,她闷声不响,眼睛紧闭着,修长的睫毛很是诱人。


俗话说酒醉吐真言。


此时我特别想知道苏春儿到底对我是什么感觉,我在她心里到底又是什么样的存在,我试探地轻声问苏春儿:“春儿,你是不是还想着胡汉升?就算你不说我也明白,你心里应该还是有他的,那你喜欢我么?”


我等了很久苏春儿都没有回应,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她突然睁开眼看着我,不知是醉还是醒。


她的眼神很深邃,我的心都陷进去了,却听她声音很有磁性的说:“你说呢?”


我都被她问住了,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问我她对胡汉升是不是还有感情,还是问我她是不是喜欢我。


我不知道怎么作答,扯过被子给她盖上,她却一直盯着我,眼睛一眨不眨。


我无奈了,只好说:“春儿,如果你想回去找胡汉升,我不会拦你的,只要你开心就好,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苏春儿看来是一直没醉,她淡淡的说:“谁说我要回去?我跟姓胡的已经没可能了,他曾经爱过我,我知道。可现在,他心里已经没有我了,我又何必回去。他割舍不下的只是面子而已,我在你这里会让他很难堪。”


苏春儿眼泪一滴一滴地顺着眼角滑落,看得我不知所措的,我最怕女人哭了。


我手忙脚乱地给她擦说:“你不想回去那就不回去,我又没赶你走。不嫌弃的话,你就留在这里吧,我会好好对你的。”我的态度很诚恳。


苏春儿哽咽着说:“你这是同情我吗?别同情我,我不值得同情。选了这么个男人,是我自己的命,我活该过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一听急了,语气肯定地说:“这不是同情,而是我喜欢你。你还要我说多少遍?就算全世界的人不要你,我都要你。你就放心地住在这里吧,我不会让姓胡的伤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