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下面好大啊(一品少年)雪白大腿上的液水

张大宝得寸进尺,顿时嘿嘿一笑,掏了掏耳朵。


“我…我错了,帅哥…你别关门嘛!求你了…!”女护士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愠怒,不过她不敢惹恼张大宝,这个医院里面的男人都是乡下粗汉子,女护士又寥寥无几,都在二楼三楼忙活着,谁会有心思来管她?

张大宝听得骨头都要酥了,有些震惊地看着这个带着口罩,身材曼妙的女护士,本来这个女护士说话都是气势汹汹的,感觉像是谁欠了她百八十万一样,现在声音突然变得清澈动听,而且还有撒娇的味道在里面,实在让他有些受不了。


女护士见张大宝愣愣地看着自己,顿时是又羞又怒,正想开口说什么,张大宝终于是回过神来,走进了办公室,伸手触碰了一下她的小腿,仔细看了看。


“你干什么?!”女护士警惕地缩了缩脚,防贼一样看着张大宝。


张大宝见状,顿时冷哼一声,直接伸手抓着女护士的白裙,往上一撩,谁知这一撩之下,竟然撩到了女护士的大腿处,顿时,一道惊天动地的尖叫声猛然响了起来。


张大宝目瞪口呆,连忙扑了上去,压在女护士身上,伸手捂住了女护士的嘴巴,急道,“你鬼叫什么?要是被别人看见你我这个样子,我倒是无所谓,你的工作怕是直接没了!”


“唔唔…呜呜…!”女护士委屈地连哼几声,到最后竟然直接开始呜咽起来,灵动的大眼睛内闪烁着水雾,眨巴着眼睛看着张大宝,满是委屈。


张大宝连忙松开了手。


“你这是非礼!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就是身败名裂也要让你好看!”女护士缩了缩身子,怒视着张大宝。


张大宝闻言,也是不由得嘀咕道,“谁知道你下面什么也没穿,只穿了丝袜,我只是想帮你看看扭伤的伤口,给你按摩按摩。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再说?!”女护士情绪激动,顿时一把扯开了自己的口罩,羞愤不已。


这一次,张大宝是真的看得愣了。


本来心中已经有心理准备,身材这么好,声音也动听的女护士应该长得也不错,这下看来,女护士竟然是极品之色,面容精致白皙,微尖的下巴,柔嫩的双唇,挺翘的鼻梁,灵动的大眼睛,柔弱中又带着一股淡淡的清纯,此刻脸蛋微微红润,简直是秀色可餐,比张大宝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漂亮。


“流氓!”女护士见到张大宝如此肆无忌惮地看着自己,竟然骂了一句,随后竟是低下了头,脸蛋绯红,像是能够挤出水滴的水蜜桃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一口。


张大宝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伸出了双手,将女护士一个横身抱起,美女护士“哎呀”一声,就想尖叫,却又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仿佛受惊的小鹿,对张大宝怒目而视,同时眼中有着些许怯意。


张大宝忍不住捏了捏女护士的小腿,故意抚摸而上,不过却适可而止,只感觉手心传来一阵温热与滑腻,见到她的面色逐渐阴沉下来,连忙把她放在了椅子上,正气凛然道,“我好心把你抱起来放在椅子上,怕你坐在地上着凉感冒了,你应该得谢谢我,这样好了,改天我来看病,你给我打折就好。赶紧找钱,赵姨还在等我呢。”


女护士有些绝望地看着张大宝,对他的厚颜无耻感到又惊又怒,且无奈至极,最后手忙脚乱地从身前的桌子的抽屉里面拿出了零钱找给了张大宝。


“诶?刚才我不是听到灵珊你叫么?”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道让两个人都心惊肉跳的声音,王老头儿疑惑地走了过来,开口道。


“哦,没什么事,就是她刚才摔倒了,我把她扶了起来,她很感激我,非要请我吃饭呢。”张大宝脸不红心不跳,淡淡说道。


“这样啊!我还以为灵珊工作上失误了呢。大宝,我可警告你,不能欺负灵珊啊!她可是大城市下乡来体验生活的,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来,你可不能欺负灵珊啊!”王老头似乎是想起什么,对张大宝说道。


张大宝尴尬地挠了挠头,他知道王老头在说什么,自己前几年经常往医院里面跑,不是因为感冒,而是因为觉得医院里面那些器材新颖好玩儿,于是便三番两次地把医院弄得鸡飞狗跳的…


不过,自己刚才那样子,应该不算是欺负人吧?


张大宝想到这里,连忙点头,手中握着钱转身就跑。


“难怪长得这么漂亮水灵,竟然是大城市下乡来的美女,唔…和赵姨似乎有些不相上下,各有韵味呀!”张大宝呢喃嘀咕着,一不小心碰到了一处柔软,整个人的脑袋都埋了进去,顿时下意识地嗅了嗅,一股香味传来,心中一跳,连忙抬头,只看到赵百灵红润羞怒的面容。


“你刚才嘀嘀咕咕说什么?”赵百灵眼睛微微颤动,面色红润,羞恼地看着张大宝,微微喘着气道。


张大宝心中一跳,连连摆手。


“唔…赵姨,反正也没我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啊!”张大宝此刻恨不得连忙找个地缝钻进去,随口找了一个借口,拔腿就跑。


张大宝跑回家的时候,心中才稳稳当当地松了一口气,


刚才张大宝是着实没有想到,竟然会不知不觉间撞到赵百灵的胸口,而且也不知道自己的嘀咕声是不是被赵百灵听到了。


所以,张大宝才会落荒而逃。


回到了家,张大宝准备脱去衣服,好好冲一个澡,刚才一路跑回来,浑身是汗,实在是难受不已。


然而,才走到浴室附近,张大宝却是听到了一阵子滴滴答答的声音。


甚至,他还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甚至有些熟悉,一阵阵轻哼传来,张大宝顿时面红耳赤,身体也不自觉地有了反应。


他当然知道这一阵阵销魂的声音是由谁发出来的,自然是林晓无疑,自从上一次看见了林晓在自己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张大宝便将那销魂的声音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张大宝身体紧紧地贴在墙壁边,心中又激动又是犹豫,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抉择。


虽然说身体的感觉告诉他,此刻冲进浴室,是对他最好的选择了,然而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


而且现在可是在家里面谁都不知道林招娣什么时候回突然冲进来。


到时候恐怕张大宝腿都会被打断一条。


听着里面犹如浪潮一般的呻吟,张大宝实在是忍不住了,挥手就准备转身离开,哪知道浴室里面却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张大宝当时就感觉像是被一盆冷水浇在了身上,从头冷到脚,匆匆忙忙地跑了过去,猛然一推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