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傻钱多到智商鉴定,恒古不变的真香定律,来

从手机的第一个定义移动通讯电话开始,到现在集通讯、钱包、拍照等日常生活为一体的智能移动终端,不但成为当下主导生活必备良器,也成为娱乐消遣得到利器,一部分人们在探讨与展望中产生了鄙视某品牌的观念。现今我国各大手机厂商不断在外观设计上时尚华丽的追求,眼花缭乱的手机层出不穷。同理,时代在变,手机在变,鄙视链也在变。


势不可挡的“水军”。

在互联网刚兴起的阶段,贴吧、论坛等社区为主导的“网上冲浪”模式中,一部分人在社区里发一些无关紧要、无意义的帖子来吸引回复,这种被称为“水帖”的帖子,有积攒人气的积极写照,也有挑拨离间的负面影响。在水帖影响下,随国内手机各大厂商崛起后,厂商为了自家产品热度而找写手进行片面的产品评测,误导消费者而被广大群众冠以“水军”的别称。


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和代言明星的推广中,有“水军”的加持,抱着“从众心理”的人们失去独立选择产品的自主,厂商的产品热度和销量持续上涨,取得不错的销售成绩。而这期间正值iPhone4发布后、霸主诺基亚呈现崩塌的迹象、Android的初试啼音。


诺基亚的黄昏,掀起了群雄逐鹿的序章

iPhone3g


iPhone3g(注:不是iPhone3GS)诞生了国内厂商的抄袭现象,这部全球为之震撼的3G手机 在2008年6月10日发布后,首周便取得100万部的销量,同时催生国内新兴的手机厂商和其他行业的大厂入局:


1993年成立的酷派,2009年发布智能手机G3。


1995年9月18日成立的步步高电子工业有限公司,vivo是步步高电子开发移动设备的部门,专门负责手机业务。:


  • 2000年OPPO品牌从中独立,2011年推出X903手机宣布进军智能手机领域。
  • 2009年Vivo于全球注册。2011年Vivo进军智能手机领域。2012年11月 Vivo发布智能手机Vivo X1。

2003年成立的魅族,2009年2月18日发布智能手机魅族 M8 ,作为国内最早使用电容式触控屏的智能手机,仅上市两个月销量就达到了10万部,5个月销售额就了突破5亿元。


小米第一款手机——M1


2010年4月小米科技成立,2011年8月16日发布第一款手机M1;


而这期间,家电行业如TCL、海尔、海信等,网络硬件企业如华为、中兴、联想等企业也纷纷借助Android平台发布自己的手机。这些厂家逐渐开始对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的市场份额发起挑战,期间手机外观也开始从翻盖、滑盖、旋转等天马行空的设计逐渐转变成大屏直板的大一统设计。但是不同于新成立的手机公司,原先从事在大行业的公司主业务并不是手机,进而推出的产品这良莠不齐,在后来市场的竞争中逐渐屈居于劣势。


尽管一部分用户对诺基亚的产品持认可态度,尽管Android2代的流畅度尚可,尽管国内厂商开始试水手机市场,但是在用户的探讨和展望中,更多的是对触屏时代的期许。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在国内市场长期对抗诺基亚的三星,并未像摩托、索爱一样被挤掉,依靠Android的初崛不但站稳脚跟,更在后来逐渐扩大市场份额,成为Android阵营中机皇的领导者。


鄙视链在iPhone4出现后逐渐分化

iPhone人群


iPhone4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手机格局,这个“再一次改变”世界的手机,不但确立了苹果在手机领域的霸主地位,还成为国内厂商争相模仿和攀比的标杆,在媒体舆论的加持下,大部分人认为iPhone产品是最好的手机,没有之一。以至于出现卖身卖肾买iPhone的新闻屡见不鲜,成了这部分人虚荣炫耀产生优越感的形象产品,开始嘲笑使用低端Android手机的人群。


iPhone4之前有鄙视链吗?有,但是不明显不对立,仅存在品牌机和杂牌机的范围。


而iPhone4出现之后,鄙视链开始产生:


虚荣心作崇使用iPhone的人从流畅度不行、拍照不行等等方面,开始全面否定Android,更认为花差不多价钱去买一个三星Galaxy系列的手机是人傻钱多等等,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在Android的不断更新和iPhone封闭的环境中,这部分人逐渐失去了虚荣心主导的“优越感”。


互为鄙视的两大阵营,而在Android阵营里又是一番乱战。


尽管这部分人占据很少数,但是引发了Android阵营“仇富”观念的产生,“仇富”观念又引起“我穷我有理”思想的蔓延,采用“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理念,给使用iPhone的人群贴上“失足妇女”“爱虚荣”等标签,导致一些内心无偏见的人们受到莫名其妙逻辑的舆论。


而每次iPhone新品发布会中,都会引起这些Android人士“全盘否定”,唯一不可否认的是iPhone系列在市场上的强劲表现和相当不错的保值率。


发烧而生,烧的脑子都没了理性


号称要打败iPhone的小米,无时无刻都充满了东施效颦的味道。


定位于为发烧而生、主打极致性价比的小米赢得了不少人的追求,而小米从官网文案到线下营销,甚至举办新品发布会,甚至掌门人雷军在发布会上的穿衣都照着当时苹果老大乔布斯,全方位照着苹果的方式走。而雷军则要被冠以“雷布斯”的称呼,也诞生出小米要打败iPhone手机的雷人语录,使得“雷布斯”这一形象更被人贬义化。


而追随小米的人群中不乏产生的偏执狂,他们持“理性消费”的自负观念,认为小米手机的如此极致的性价比,为什么还有人会买其他国内友商“高价低能”的产品?不但不理解其中的缘由,还自认为国内友商雇佣水军来搞营销夸大其产品,更有甚者已认为掌握“宇宙真理”般而自持狂妄的来全面否定友商产品——“科普”。这之中更有甚者认为:国内手机厂商通过芯片组装,定价与他们计算的“实际价格”差千元之多,而定义友商发布的手机为“智商鉴定机”的可笑逻辑,如同不理解其他人购买“高价低能”的产品一样,他们也同样不理解厂商还要在设计和销售等环节上需要投入的成本。


“中华酷联”


“中华酷联”是曾经占据当时国内手机出货量的前四家公司(中兴、华为、联想和酷派),这四家公司主业务其实并不是手机,现如今在手机市场上仅剩华为。华为进军手机市场后,最初开始走的是运营商定制路线,这项策略使得华为手机出货量一路攀升,但低利润率也严重拖累整个华为公司的利润。而当时产品也良莠不齐,并未占据诺基亚崩塌后国内手机市场的主导地位。


而负责华为手机业务的余承东要求华为上海研究所专注于智能手机的研发,并成功说服曾担任西门子产品概念设计总监、宝马主设计师的范文迪担任华为手机产品首席设计总监。之后华为在手机市场开始发力,从相对疲软的“中华酷联”中脱颖而出,加上以研发网络设备为主业的成功身份,在投入百亿费用的华为营销策略加持下,以及对创始人任正非及企业文化的宣传,使得华为手机在推广方面是一致好评。


其实在国内厂商的营销中,各家都请水军来为自家产品造势,而投入百亿营销的华为位列各家之首,正如此当水汇聚的多了,也就成海了,于是便被人称为“海军”。而华为在国内手机厂商之中,国产化水平是最高的,研发的麒麟处理器和大规模的宣传,华为成为用户购买手机的一个热点话题,而国产化水平则牵扯了过多的国家情怀。


但是在网络上,爱国情怀直接就是一个热点,这些“海军”把华为与爱国情怀绑在一起,从用华为手机发文称好,到最后演化成为了制造话题和博取眼球而证明存在感的键盘侠和杠精,这类人的恶意消费导致国内手机用户的反感和抵触,片面的把爱国情怀和手机这种工具绑架到一起来指责其他用户的道德,也是为人不齿的一种恶劣行径。


从厂哥厂妹机看三六九等之分

不知何时把OV生产的手机定义为厂妹机,但是得益于这类手机外观设计华丽、拍照性能强劲、价格不高等因素,这类销量也是势如破竹的取得一定市场份额,纵使再被一些人定义为“智商鉴定机”,但也无法阻挡OV在手机市场的占有率。


付出大量劳动的人们都要被歧视的话,价值观将不复存在。


正如农民被作为嘲讽人孤陋寡闻的网络用语一样,“厂妹机”也同样被定义了人的三六九等。价值观扭曲的人把厂商定位在中低端领域的手机,也同样定义了人群来产生歧视,这种逻辑开始从使用某款手机来定义人的贵贱和高低,恰恰反映了这种人卑微思想的病态心理,作为一种集通讯、工作和娱乐的生活用具,即使没有良好的品德,使用再昂贵的手机等产品来彰显身份,又怎能裹住来自内心深处的这种卑微思想呢?


无论iPhone还是Android,无论三星还是华为,无论小米还是OV,代表一部分科技的手机,和宗教、音乐艺术等,同样应该是没有国界、没有歧视、没有种族群分的领域,即便是科学家有国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