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的耻丘。现在的令子已经看不见少年们的行动,因此对少年们的谈话,觉得非常可怕; 什麽是解剖要在我的" />

动图 停电后在教室里和同桌作爱-你舔到人家肉缝

双腿还没有分开,胖子就发出兴奋的声音,他说的隆起地方是指有" >毛的耻丘。

动图 停电后在教室里和同桌作爱-你舔到人家肉缝深处了_新妻少年

现在的令子已经看不见少年们的行动,因此对少年们的谈话,觉得非常可怕; 什麽是解剖要在我的身上做什麽恶作剧...

「你们去厨房里找一些好玩的解剖工具来。」

令子对六名少年的一举一动,只能靠听觉判断,听到打开碗柜的声音,然後是汤匙和叉子相碰的声音。

「也把菜刀带去吧。」

这是k书的声音,听到这样的玩笑话,围在令子身边的少年们,大声的像魔鬼的私生子一样笑起来;令子的恐惧感增加二,三倍,脑海又出现和彦前一天给她的恐惧记忆。 会不会又那样.....还是更残忍的....。

眼睛看不见的恐惧感,双手失去自由的不安感,都增加令子心情的紧张;可是,最奇妙的是和这样的恐惧、不安相反的,藏在" >你深处的魔" >,已经知道将有" >荡的行为,悄悄的使令子的心开始期待和兴奋。

不知道和彦嘴里说的解剖是什麽意思;解剖是把什麽东西切开,有一种可怕的意味,除了可怕之外,也有" >邪的感觉,令子的虐待欲望,已经在子" >深处萌芽,使她流出蜜汁,腔壁颤抖,还瞒着令子本身准备让恐惧变成喜悦。

动图 停电后在教室里和同桌作爱-你舔到人家肉缝深处了_新妻少年

「这些东西怎麽样」

k书从厨房拿来一些所谓解剖用的小道具,同时哔啦一声倒在地毯上。发出金属声音的,可能是汤匙和叉子,不知道有沈重声音的是什麽东西...。在不安中令子判断拿来什麽东西。

「这个东西也可以用吧」

「能能一定很好玩。」

不知道k书拿来什麽东西,少年们都发出欢呼声。

「解剖是做什麽要在我的身上做什麽...」

令子终於忍不住发出紧张的声音问着。

动图 停电后在教室里和同桌作爱-你舔到人家肉缝深处了_新妻少年

「现在要开始解剖,高濑和南田各压住她一条腿,为了能看清楚" >户,拿坐垫来垫在她的屁股下面。」

和彦当然不理会令子的问题,拿来坐垫就放在令子的屁股下面,然後他自己在令子左右分开的双腿之间坐下。

「现在慢慢弯腿,要使" >户指向天花板。」

「啊....不要.....」

令子的双腿高高抬到完全能看清楚肛门的地方。

「哇.......好" >啊」

「这个" >片是什麽东西」

「好多毛啊我还以为女人的毛很少的。」

少年们口口声声说出自己的感想,也身长脖子把视线集中在令子的" >户上。

「这种状态很" >邪,尤其这" >片特别" >感....胖子,把小刀拿给我。」

「不要....那种东西太危险了。」

令子惊讶的喊叫,同时全身用力抵抗,可是身体被那麽多少年压住," >本动弹不得。

「首先在这里切开...」

「不要......饶了我吧......」

金属的感觉威胁令子的" >体;在二个" >唇形成的缝隙里" >入切牛排的刀,还用刀身把" >唇向左右分开。

「和彦,你这样以後,你想不想用叉子压住" >片,像切牛排一样的切下一片下来」

「不要说了,我正在拚命克制那样的欲望呀。」

无论是金属的感觉,还有少年们嘴里的黑色笑话,已经使令子吓得叫也叫不出来了。

「看吧,这个小小的洞就是尿尿的洞....还有在这里的叫" >核,是最敏感的豆豆。」

古馆用手指把" >核的包皮剥开给大家看。

「不知道这样弄会不会高兴。」

胖子突然拿叉子的尖端在暴露的" >核上轻轻刺一下。

「啊.....痛啊」

令子一面扭动屁股,一面发出恐惧的悲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