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好大啊,啊,好爽—蹲在男朋友嘴上让他舔|贪

二十年,她从无知的小孩子,长成一个独立生活的成年人,和他的相处模式,却几乎没有改变过。到底是多么深的厌恶,才能让他在分别多年后,依然如故,像讨厌垃圾一样句句都是唾弃?

从来没有过的疲倦无力,让简月琪所有跳跃的活力在这一刻消失殆尽,像被阳光烤干了水,匍匐在地上的小鱼,呼吸艰难。她闭闭眼睛,极力忍耐着怒火再度睁开,“斯欢,我拜托你,以后不要再和我见面了!我讨厌你!不想看见你!更不想和你吵架!”说罢立刻把脸转向江袭袭,大声说:“既然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就麻烦你立刻送我回家!”

快点,好大啊,啊,好爽—蹲在男朋友嘴上让他舔|贪欢.

江袭袭不知所措地来回看看两人,吞吞口水,终于还是配合地拉住简月琪的手臂。

简月琪低低头,头发滚烫滚烫的,身边斯欢的气息那么清晰地环绕,她不知怎么,突然委屈得想哭。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她再也不想看斯欢一眼,在江袭袭的牵扯下,重新撑起伞,倔强地扬着头,迈着大步很快走远。

斯欢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消失在密集的人流里,再也没有说话。

他站在千万人中央,却忽然觉得自己身处孤岛,举目四望,了无生气。

再一次……他再一次以那么恶毒的话语,刺伤了她。他到底下车来做什么?想说什么?为什么那些东西在出口的瞬间,还是变了味道,由蜜糖化为利剑,让面前的人遍体鳞伤?

快点,好大啊,啊,好爽—蹲在男朋友嘴上让他舔|贪欢.

他不该在这里出现,他只应该呆在空旷的工作室里,独自一人。

第三章欺瞒的真心(2)

浑浑噩噩地回到工作室,云湛不在,大概是回去HJ公司送设计图。斯欢没有理会,径直走到沙发坐下,脱力地闭住双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恢复了正常,窒息感也不再那么强烈,才疲倦地站起身,打开电脑准备继续之前的工作,顺手摁开了电话的语音留言。

“学长,我在HJ公司,设计图已经顺利送到。我马上要去机场接个朋友,晚点回去。”是云湛的声音。

快点,好大啊,啊,好爽—蹲在男朋友嘴上让他舔|贪欢.

斯欢解开袖口的纽扣,将衬衫的衣袖挽到手肘。

“斯先生,我是布鲁克,学生们都很想念你,希望你能回来继续为他们上课。我也期待你的归来。不忙的时候请给我打电话。”布鲁克是在法国的时候临时带过课的那所大学的教授,斯欢极淡地笑了一下,动作熟练地冲咖啡。

第三条留言,有个女声轻轻地咳了下,却不再有声音,里面有沙沙的电流声,更显得这刻意的沉默奇怪而让人不安。

斯欢手上的动作停住,不由自主地回头注视着电话。

电话里沉默了好半天,终于传出声音:“我是斯璃。”

斯欢的手顿时一颤,手中的咖啡勺险些掉在桌上。他身子整个转过来,就像看着什么旧识般认真地凝视着那部黑色的电话。

“斯欢,我知道你回国了。事实上,我根本不想和你说话,一个字都不想说!今天打电话过来,是必须警告你,不要假好心地往我的账户里汇多余的钱,我根本不需要!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当初我说过的要求,一分都不能减少!另外再告诉你,我的男朋友,现在也是有名的服装设计师,我保证,他会很快超越你,让你一文不值!”冷酷的声音停止,接下来,也不再有新的留言,整个房间都回荡着那些寒冷彻骨的话语,久久不能消散。

斯欢僵硬的身体慢慢地缓解回来,他转回身,继续之前的动作,给自己冲好一杯咖啡,却反常地没有放糖。他端着咖啡坐在电脑前,注视着屏幕上即将完成的设计图,看了很久,咖啡已经变冷,他仍然没有改变动作。直到天色渐暗,他才关掉电脑,再度起身,离开光线昏暗的工作室。

斯欢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有想到曾经常常光顾的酒吧居然还保持着原样开在那条街。

木头牌匾与最后一次光顾时相同无异,让他忽然觉得,原来有些东西,在不曾相见的这四年里,依然是没有改变留在原地的。

带着略微跳跃起来的心情,推开门走进去,门口风铃丁丁当当地响声,刚刚响起,就被酒吧里热闹的气氛掩盖掉。每个酒吧的每个夜晚都是不眠夜,而此刻天空渐黑,喧嚣放纵的生活刚刚开始。

吧台后丝毫不受影响低头看书的调酒师闻声抬头,有些惊讶地一笑,“是你,好久不见。还是老样子?”

斯欢点头微笑,坐上高脚椅。

调酒师饶有兴致地眨眨眼睛,“那个每年都为她唱歌的女孩呢?有没有和你在一起?”

暧昧低暗的光线下,斯欢没有回答,而是说:“和以前一样,一杯雪满。”雪满是这里特有的酒,每每喝下,清凉沁人心脾。他只要来到这里,便是心乱如麻,这一杯清凉,刚好能浇灭他的沸腾。

而他自然没有看到,身后昏暗的角落里,正围着暗红的圆桌坐着几个年轻男女,大部分都已醉倒,软软瘫在桌上或沙发上,还有两个人在坚持着没有倒下。这两个人中,那个短发俏丽,脸颊酡红的,正是简月琪。

简月琪眯着眼睛笑,语调绵软地低喃:“好没用,居然都喝醉了……”正说着,旁边勉强撑着的最后一位同事也摇晃了一下,趴在桌上。

“好笨……”她轻轻地微笑,头很晕,但神志还算清醒,掏出手机来费力地按下一串号码,接通后,懒懒地说:“海瑶,麻烦你带着老公来月色酒吧……接我们一下……对,就是我们几个人……拜托了……”

挂断后,她也把头软软靠在沙发上,眯眼凝望头顶的灯光,眸子有些发酸。那时嘴里嚷着要江袭袭送她回家,其实根本没有,才走到一半,就接到临时需要加班的电话,火速赶回台里,把怒火全部压在心底。她不是那么容易把情绪带进工作的人。

加班到傍晚,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相约去泡吧,不知怎么,从来不喜欢这类环境的她,竟然鬼使神差主动提出加入。说说唱唱,喝喝闹闹,到现在,已是除了喝酒最少的她以外,全数醉倒。

她不明白,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不愿发生,却偏偏一次次发生的事情?在那么久的针锋相对和言语攻击下,她几乎遍体鳞伤,很想逃避,永远也不要再见到斯欢。他却在好不容易远远离开后,再度出现在眼前,一次次,像回到过去那样,冰冷的眉眼和舌尖,让她退不出去。

讨厌,很讨厌!她恨不能把他抽筋剥皮!可是为什么,忍耐了一个下午的怒火,却沉淀成了倒也倒不出的难过。

不适地揉揉太阳穴,她有些后悔来到这里,因为喝下的酒并没有让她觉得好过。全身酸痛,她抬抬肩膀,想要换个姿势,却在目光流转的某个瞬间,一眼看到前方不远背对她而坐的身影。

呼吸几乎都停在了这一瞬,紧接着各种情绪纠缠而起,飞快地升腾,混乱的脑子没有空隙容她多想,就用力地抬身站起,大步就往他的方向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