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卧室干到浴室打开腿,空调工和静怡 全文|极品

这身衣服不错,结实、穿在身上还舒服,不过,若是在学校里穿有些不适合。这样吧,我一会交代雪珊,让她给你买几套衣服,对了,还有鞋子也买几双。”

秋羽忙推辞,“不用了,我这套衣服又没坏,用不着买新的。在这里当保镖,林叔您已经付给我工钱了,又供吃供住,不能再让您破费。”


听他这么说,林成栋心里的好感又增添了许多,笑道:“供你吃住付你工钱都是应该的,因为你付出了自己的劳动,买几套衣服而已,不算什么的,就当林叔送给你的一点小礼物吧,你就别推脱了,给我个面子。”

秋羽哑然失笑,还有这么送礼物的吗,不收就是不给面子。他只好点头答应,“那好吧,多谢林叔。”

“不用这么客气,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好了,有什么需要直接跟你雪珊姐说。”

“嗯,我会的……”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走到院子西侧,那边停放着数辆汽车,有大气稳重的黑色奔驰600,昨晚出现过的蓝色宝马,灰色的沃尔沃轿车,其中最打眼的是紫红色的保时捷跑车,流光溢彩,仿佛青春靓丽的车中美少女。还有两辆不同品牌的越野车,三辆面包车。

林成栋用手指向那辆崭新的黑色越野车,说道:“这辆路虎是专为你准备的,以后你开着它上学……”

还给我配专车了?秋羽兴奋不已,不过,这小子还是苦着脸道:“可我不会开车啊……”

林成栋笑道:“我忘了这事,你常年生活在大山当中,怎么会开车,不过没关系,这车先放着,等你放暑假的时候去驾校学习一下,考个驾驶证,以后再开。”

秋羽激动的点头,“嗯。”他目光瞥向那辆越野车,觉得蛮有气魄,很威风,这才是男人开的车,想到自己以后也能开上车子,他别提有多高兴了。

“可是,你眼下怎么上学去呢?那个……自行车你会骑吗?”林成栋试探着问。

自行车对于秋羽来说倒是不陌生,记得三师叔有一台,是那个老小偷教会他学会骑自行车的,等他学会之后,还怂恿他骑着自行车从后山坡上往下放,把他摔得鼻青脸肿,满头是包,对方则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

往事一幕幕在秋羽眼前掠过,想起当年的情形,秋羽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回应说:“自行车我会骑的。”

“那好,家里有好几台自行车呢,待会让赵伯领你过去,你选一辆骑着上学。”

“行……”

一路走着,一路聊着,秋羽体会到林叔的关怀,心里挺感动的,觉得自己务必当好这个保镖,尽最大可能保护表小姐不受到伤害,才不辜负林叔的知遇之恩……

回到别墅后,林成栋上楼,秋羽被小莲喊去吃早餐,看到这个身材起伏有致的姑娘,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卫生间之事,脸有点红。还好,对方好像把那件事忘了似的,依旧跟他有说有笑。

别墅有两个餐厅,一层这个比较小的是工作人员用餐的地方,包括秋羽,高雄、小莲、管家赵伯、司机老田,还有另外白班女佣桂花嫂。至于林成栋父女及夏兰等人则在二楼餐厅用餐,饮食会更加高档精致一些。

一楼餐厅内,众人围着餐桌坐下,高雄脸上的血迹已经洗掉依旧有些淤青,他并不在意,挨了一顿揍,却领略了拳法真谛,太值得了。他现在非常看重身边的年轻人,把对方当成自己的良师益友,开心的道:“老田,桂花嫂,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是表小姐的保镖,秋羽,也是我的好哥们。”

高雄给林成栋当了十多年的保镖,已经成为其心腹,说话自然很有分量,言外之意,就是让大家照应着秋羽,谁都别有欺生的想法。

如此一来,众人自然对秋羽刮目相看,赵伯和小莲心里还有些纳闷,昨晚高雄好像还对秋羽不爽呢,怎么一夜之间他们之间就成了好哥们,真是看不懂这些江湖中人!

老田和桂花嫂则态度亲热的与秋羽打招呼,前者是个稳重的中年男人,话不多。后者是个爽朗的女人,只是白天在别墅工作,不住在这里,工作时间是早六点到晚六点,晚间下班以后回自己的家。

早餐是烙的金黄的葱花饼和小米粥,另有麻辣豆腐,鱼香肉丝、素炒空心菜等几样下饭菜肴,都是桂花嫂的手艺,味道真的不错,秋羽哪样都没少吃。一顿饭下来,大家都很熟悉了。

川流不息的街道上,一辆紫红色保时捷跑车不时地超过前方车辆,飞快行驶着。车内驾驶位上的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名叫夏兰。她穿着白色运动T恤及长裤,外罩天蓝色卡帕运动上衣,敞着怀,勾勒出窈窕优美的曲线。

夏兰黑漆漆的明眸中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目光,瞥向倒车镜,清晰的看见那臭小子蹬着自行车尾随其后,哼了一声,“臭小子,你就跟着吧,我累死你……”

骑自行车的那小子正是秋羽,今天要去江阳市第一高中报道。早上的时候,林雪珊已经跟他交代清楚,让他直接去学校找一位姓杨的校长,到时候,那位杨校长会安排他去往指定班级。

秋羽不知道第一高中的具体位置,眼见夏兰从别墅里出来驾驶保时捷离开,他赶紧蹬着赵伯为他找出来的山地自行车在后面追赶。不多时,夏兰发现后面的尾巴,心中气恼,开始提速,保时捷一路超车前行。

这丫头的车技很不错,车开的很猛,却始终没能落下后面的那小子。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秋羽车骑的飞快,两条腿仿佛机械杠杆似的疾速移动,比专业自行车运动员毫不逊色。另一方面,市内街道上毕竟车多,保时捷尽管是跑车,却难以尽情发挥,速度没有达到巅峰。

“我看你能坚持多久……”夏兰看着倒车镜里面的身影恨恨的道。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忽然发现前方的黑色奥迪车停下,她大吃一惊,慌忙踩下刹车。

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尖叫声,冒出些许黑烟,但是,因为车速过快,并未就此停下,在惯性作用下继续前行。即将停下的时候,撞在前面那辆奥迪A8的尾部,发出砰的响声。

追尾了!

夏兰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却把这笔账算在秋羽身上,都怪那个臭小子,要是没有他在后面追我,我能撞车吗。

好在,撞得不太严重,夏兰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出事了,她赔偿对方损失就好,钱对她来说不是问题。

奥迪A8受到撞击之后,往前窜了下又停下,车门打开,一个身材瘦削的小伙子从车里钻出,年龄在十七八岁左右,长得有点小帅的他脸上戴着雷朋墨镜,穿着一身名牌,全套行头下来估计过万,他晃荡着膀子拽拽的走过来,张嘴骂道:“妈的,哪个不长眼睛的敢撞老子的车,快点给我滚出来……”

保时捷的车窗是开着的,听到不堪入耳的骂声,夏兰眉头紧蹙,她抓起旁边的包推开车门出来,怒道:“你干什么,是我不对,撞了你的车,也不至于骂人啊,要多少钱修车,你说个数,赔给你不就得了。”尽管她声音里充满了不悦,却并未爆粗口,由此可见,比对方文明许多。

发现肇事车主是个年轻女孩,声音清脆动听,那小子一愣,忙不迭的把墨镜摘下来,挂在灰色西装的上衣口袋里,目不转睛的看过去,随即惊叹,这妞太靓了,无论容貌还是身材都是一流的,极品啊!

感慨之余,这小子态度有所改变,脸上露出轻佻的笑容,“呵,原来是位大美女,你把我撞了,怎么也得补偿一下吧?”

夏兰冷哼一声,目光在奥迪车尾部看了下,眼见并未塌陷,只是有些轻微刮痕而已,她点头道:“没问题,一万够吗?”

那小子笑着摇头,没应声,只把灼热的目光盯在女孩娇俏的脸庞上,继而向下,肆无忌惮的瞄着那白皙优美的脖颈,及鼓胀的隆起……

这目光让夏兰无比憎恶,气恼的问:“给你两万,这总可以了吧?”

那小子又摇头,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不可以。”

夏兰怒道:“那你想怎么样?”

那小子很无礼的道:“我想让你当我马子……”

“你……”夏兰脸色一变,气道:“你简直不可理喻,是不是有病啊?”

那小子好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责骂,早就习以为常,倒也不生气,笑道:“我没病,相反健康的很,一晚上来个三四次没问题……”

夏兰脸涨得通红,怒道:“变态,你能不能说点人话?”

那小子一副纨绔子弟的嘴脸,“小妞,别生气啊,跟我你不会吃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楚长风,在江阳,还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我要你当我女朋友,那是看得起你,先让大爷亲一下……”说着不三不四的话,他身子凑过去,伸手去拽人家。

夏兰大惊失色,慌忙向后退去,颤声叫道:“你别过来,再过来的话,我喊人了……”

那小子没有丝毫顾忌,嚣张的道:“你喊啊,随便喊,哪个不知死的家伙敢管我的事,老子废了他。”他抑制不住心里的喜爱,猛地朝女孩臂膀抓过去。

“啊……”夏兰一声尖叫,再往后退时,身子却撞在保时捷上面,避无可避。

眼见那只手就要抓在她身上,忽然间,一条胳膊斜刺里探过来,猛地捏住那小子的手腕,及时制止了对方的不轨举动。

夏兰一阵惊喜,慌忙扭头看去,却发现横空出世的那人是她所讨厌的乡下保镖秋羽,让她愣了下。

原来,当秋羽骑车过来,正发现夏兰与那小子争执,他丢下自行车,及时出现,抓住对方手腕。

“夏兰,没事了,你先走吧。”秋羽淡淡的道。直呼其名是林叔授予他的权力,两个人即将同班,在学校里就是同学关系,因此,表小姐这种称呼是不合适的。

夏兰没想到,关键时刻,秋羽这个做保镖的真的出现了。她心情复杂的点了一下头,转身打开车门,进入其中。

那个自称楚长风的小子眼见有人破坏他的好事,怒不可遏,骂道:“小子,谁的裤裆开了,把你放出来了,胆敢管老子的闲事……”

话还没说完,秋羽一声冷笑,“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他抡圆了另一只胳膊,打了那小子一记耳光,发出啪的脆响……

这巴掌劲道好大,打得楚长风身子侧歪差点跌倒,原本白皙的脸孔上涌现红红的五指印,痛的他火烧火辣。

保时捷里面的夏兰看的目瞪口呆,秋羽这小子下手还真狠。眼前的情形让她想起小沈阳的一句话,“保镖不白雇,有事真上啊!”

既然秋羽把对方拦住了,夏兰长吁一口气,抬起皓腕看了下百达翡丽女表,再有五分钟就上课了。抬起头,发现前方十字路口由红灯转为绿灯,她猛不迭的倒车,让开黑色奥迪,再挂前进挡,掠过秋羽的身影,飞快的穿过路口,向学校行驶而去。

直到这时候,夏兰才猛然醒悟,原来路口出现红灯,那辆奥迪车才停下,精神溜号的她没能及时刹车,以至于发生追尾事件。

保时捷跑车离开,发生殴打事件,令一些行人驻足观看,好奇的目光聚集在两个年轻人身上,还有人窃窃私语。

“看到没有,打起来了,那个乡下小子打了奥迪车主一巴掌。”

“靠,那小子胆儿够大的,敢在城里撒野。”

“被打的小伙年纪不大就开奥迪,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不会善罢甘休的。”

“看着吧,乡下小子要倒霉了……”

楚长风用手捂住脸庞,惊愕的目光看过去,盯在那个穿着土气的家伙身上,气急败坏的骂道:“王八蛋,你敢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