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哦,用力,别停,使劲干——

此时的方子言早已褪去少年的青涩,五官分明的面容有陵有角,微微上扬的眉宇与细长的丹凤眼,透露着傲人的锋芒。

方昕语仰视他壮的膛,脸颊微微泛红,身子稍稍退了一点,这一小小的举动被方子言察觉了。

方子言弯下身来,俊美的面容贴近,湿热的呼吸吐在她脸上:“你不是见过哥哥脱衣服吗,怎幺还会害羞”

方昕语垂着头,支支吾吾的说道:“不是,”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哦,用力,别停,使劲干——鬼畜哥哥软萌妹

方子言拿出一条发带捂住方昕语的眼睛,打断了她的解释:“看来你还是喜欢戴着这个。”

被黑暗笼罩着,方昕语反倒更安心了,她的手被方子言握住,伸向他的裤头。

方子言说道:“帮哥哥拉下拉链”

方昕语在一凸起处索到拉链,扯下之后被方子言引导着,将里头的diku一起脱下。

因着方昕语贴的太近,一硬热的大东西直接弹到脸上,把她吓了一跳。

“别害怕,它是哥哥的小弟弟,很喜欢你下面的小妹妹,等你长大了点,就让它们亲密接触好不好乖,现在它。”方子言带着蛊惑,引诱妹妹触这神秘的大。

方昕语听不到哥哥在说什幺,稀里糊涂地应了一声。两只小手握住,虽看不见小弟弟长什幺模样,却能感受到灼热和坚硬,不知为何她竟觉得触感十分熟悉。

这小弟弟长得长条形的,的,热热的,还会跳动,方昕语觉得很神奇,她继续向下探索到两颗像蛋的,好奇的用手指弹了弹。

“嘶”头顶的方子言发出难耐的闷哼,沉声对妹妹命令道,“用舌头舔舔小弟弟。”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哦,用力,别停,使劲干——鬼畜哥哥软萌妹

方昕语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小弟弟的顶端。

“继续,用整都舔完”哥哥的声音越发奇怪了,好似在压抑什幺,方昕语还是听话的从顶舔到尾,特别是那两个软蛋,她hangzhu它们在嘴里轻轻蠕动,尝到了哥哥清新的味道。

方子言变本加厉:“你的小妹妹太小了,就用小嘴hangzhu它。”

方昕语却不答应了:“小弟弟太了啦,含不住啦。”

“只要hangzhu它一点点就行。”

方昕语为难的用小小的嘴巴hangzhu一小截,就再也进入不了了。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哦,用力,别停,使劲干——鬼畜哥哥软萌妹

方子言让方昕语的小手抱着小弟弟的另大半截,开始在她嘴里轻轻抽动。

方昕语感觉硬硬尖尖的部位戳着舌头,糙的皮摩擦嘴唇,搞得她很不舒服。

大概半个小时,小弟弟的抽还是没停下来,方昕语终于受不了了,拒绝再用嘴巴安慰小弟弟。

方子言难得没再逼迫她,也坐进浴池里要妹妹正对着自己,将她的双腿夹紧小弟弟,一边低头亲吻妹妹bainen的脯,一边在她腿间抽。

因为伤不到妹妹,方子言动作也暴起来,激起了一阵阵的水花。

方昕语抱着哥哥的腰,小弟弟无意会顶到唇,摩擦得她痒麻麻的,下面的小妹妹哆嗦着,流出透明的体和红色的血丝,化在震荡的浴池中。

突然方子言站起身来,将小弟弟重新塞进妹妹的嘴里,喷出白色的浊。

方昕语的嘴太狭窄,吃不进所有的华,白色的体从她嘴角流到幼嫩的脯上。

“哥哥,结束了嘛”方昕语难受的擦着嘴角问道,吃哥哥的小弟弟真是个折磨。

方子言无言的抱住妹妹,感受她柔软的身体,轻轻了应了一声,而方昕语并不知道,对于接下来的日子,这仅仅是个开始。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和哥哥床上的亲密接触

方子言对妹妹的索求不在局限于浴室了。每天晚上两人洗完澡后,方子言都会抱着方昕语进自己的房间。

年幼的方昕语全身chiluo的躺在双人床上,眼睛被一条丝带遮住。双腿被迫成弓形向上抬起,一赤红的巨物抽在她夹紧的腿间,si-chu与巨物剧烈摩擦,两片花瓣被凌虐的分开,蜜虽紧闭着却和头贴得紧紧的。

方昕语早就领略qingyu的快感,小口一张一合的chuanxi,方子言见状停下动作,低下身深吻妹妹的小嘴,然后在她脖子和脯种下粉色的草莓。

“妹妹舒不舒服等你长大了一点,哥哥让你更舒服。”方子言咬着她珍珠般的耳垂,暧昧地说道着,然后将方昕语翻了下身,背对着自己。

“更喜欢这个姿势。”方子言一手拖着方昕语上半身,一手将她的腿弯成跪伏的姿态,又重新贴紧妹妹的si-chu。

方子言在妹妹雪白的后背种草莓,下体有条不紊的抽着,手伸向两人接触的私密部位,抚着被摩擦得委顿的花瓣。

“啊啊哥哥”方昕语被挑逗的受不了了,轻声唤着哥哥,像在求饶又像在求欢。

“哥哥在呢,在用小弟弟玩弄你的小妹妹,小妹妹喜不喜欢哥哥”

“恩啊啊哥哥啊”方昕语觉得好舒服好舒服,全身的毛孔都在战栗。

“喜欢不喜欢这样,永远跟哥哥做这种事情好不好”

“好”方昕语不懂两人

现在的亲密是什幺意义,她真的很喜欢哥哥,也喜欢一辈子被哥哥照顾,晚上和哥哥zuo+-ai做的事情。

方子言抽了数千下,把妹妹翻转过来,将在妹妹的脯摩擦数下,喷出白色的。

打开妹妹的双腿,方子言看着妹妹的si-chu被摩擦得通红,两片花瓣也被摧残的可怜兮兮的,不禁低下头亲吻妹妹的si-chu。

方昕语被干的有点累了,刚要坠入沉沉的梦乡,又被哥哥抱了起来。

“哥哥,干嘛呢”方昕语揉揉睡眼,委屈地说道。

“刚在浴室也只做了一次,远远还不够,们再来一次。”

这次方子言想换个不同往常的姿势,让妹妹成坐观音的姿势。

方子言躺在床上,扶住迷迷糊糊的妹妹,让她的小屁股坐在坚硬的上。两只手撑住方昕语的胳膊,让si-chu摩擦的壁身。

方昕语的si-chu不知不觉流出水来,将大沾得shishilinlin的。方子言不忘挑逗道:“妹妹居然流水了,可惜你现在太小,还不能进入你的小。”

方昕语清醒了一点,疑问道:“小是什幺”

方子言用力耸动着下半身,邪恶地说道:“就是你下面的小洞,长出来就是给哥哥的。”

方昕语大概知道哥哥说的洞是哪个位置,曾经有一次洗澡时和哥哥腿交后,偷偷看过自己的si-chu,发现长了一个小小的秘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