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这个荣誉不属于个人,属于

长江日报-长江网9月30日讯(驻京记者柯立) 29日早晨8时许,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现场看到,国宾护卫队护送着共和国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的车队,沿着长安街向东驶去,前往人民大会堂,沿途警察、车辆和行人都行注目礼。摩托车编队的轰鸣声动人心魄,强大的气场让人热血沸腾。央视在直播报道中称:“这些都是国家的至高礼仪”。当日,张富清和黄旭华两位来自湖北的老人,获颁共和国勋章后接受了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的采访。


张富清在住地接受了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采访 驻京记者柯立摄


张富清:想用勋章告慰牺牲了的战友


9月29日下午3时30分,刚刚获得“共和国勋章”的湖北老英雄张富清,在住地接受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采访时说:今天总书记亲自给我颁发共和国勋章时,紧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张老好,祝您健康长寿!”


张老说:领到共和国勋章,我感到非常激动,这个荣誉应属于为党、为人民、为共和国牺牲了的烈士。今天,我很想拿着这个勋章,告慰那些牺牲了的战友,我想勋章应该属于他们。


张富清老人在小儿子和女婿的陪同下,9月25日抵达北京,因为身体原因谢绝了很多拜访。大会为老人精心安排了工作人员,并在房门口专门挂上了“福”字。房间里也摆上了可口的糕点和水果,但老人的生活十分朴素而有规律,吃饭非常清淡,一般只简单吃点面条或粥。“昨天晚上和今天中午都睡得很好,中午吃了一个馒头,还吃了一点菜。”


“和那些牺牲的战友相比,我已经很幸福了。”老人反复向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强调。


谈及领到共和国勋章的心情,老人说:“我感到非常激动!我只是做了一些党和人民交给我的应做的一些事,我是党培养的,是一名革命军人、共产党员。我要牢记党的恩情,紧跟党走,不忘初心,奋斗一生。”


除了参加颁授仪式,老人最想见证的是阅兵盛典。


面对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的镜头,老人朗声祝福:“希望我们祖国越来越富强,繁荣昌盛;希望我们的人民,在党中央领导之下,努力奋进,早日实现美好的小康社会;还希望我们的军队越来越强……”


黄旭华:只争朝夕人未老


黄旭华从宾馆出发前往中国工程院座谈 驻京记者柯立摄


9月29日,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宾馆10层的套房中,黄旭华老人早已经起床了。老人睡不着,认真地为颁授仪式的发言作准备。


早晨8时许,国宾护卫队护送着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的车队,沿着长安街向东驶去,前往人民大会堂,沿途警察、车辆和行人都行注目礼。摩托车编队的轰鸣声动人心魄,强大的气场让人热血沸腾。据新华社报道,国宾护卫队通常只有当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来华国事访问时,在抵京、离京及出席欢迎仪式的行车途中,以摩托车编队的形式,对主宾车辆实施外交礼仪和安全警卫。


央视在直播报道中称:“这些都是国家的至高礼仪”。


在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颁授仪式现场,“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黄旭华、“友谊勋章”获得者玛哈扎克里·诗琳通公主分别作了发言。黄旭华说道:“誓干惊天动地事,甘做隐姓埋名人。我和我的同事们,此生属于祖国,此生无怨无悔……”


返回宾馆的黄旭华被人们打围,这位和蔼睿智的长者微笑着满足大家的合影请求。


经过简短午休,14时许,黄旭华再度出发。他和另一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一起,前往中国工程院座谈。


座谈会上,黄旭华谈起核潜艇研究往事,他说:“1958年,毛主席批准了一个关于在中国开展导弹核潜艇的请示报告之后,我们开始工作,首批29个人,我有幸是其中一个。从那一天开始,一直到去年我离休了,我一天也没有离开过核潜艇的研制。”


黄旭华说,非常荣幸也非常激动领授“共和国勋章”,这是国家给予的最高荣誉。“我仅仅作为一个核潜艇(研制)成员,在我的工作层面上和大家一道完成任务,一道接受这个荣誉”。他强调:共和国勋章这荣誉不属于他个人,属于新中国所有核潜艇科研人员。他还分享自己的科研体会称,如果不把心装到科研里面去,是很难出成果的,“需要把自己的一生放在科研工作当中去”。


19时45分,忙碌了一天的黄老,与家人回到宾馆吃晚餐。他们的餐桌前,又有其他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前来寒暄。饭桌上,他们找到了老乡,聊聊故乡事,聊聊子女教育问题,黄老听得很专注,笑得很开心。


见证了这一幕的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由衷感受到,黄老已经95岁了,但他的观察之敏锐、求知精神之旺盛,令人钦佩。


【见习编辑:戴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