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唐的消息——生辰纲的重重迷雾(之一)



智取生辰纲无疑是整部《水浒传》中一个非常精彩的章节。梁中书谋划给老丈人当朝太师蔡京送生辰纲,看似精心准备,实则迷雾重重。


那么,撩开这重重迷雾的面纱,我们看到的又是怎样的生辰纲真相呢?


小说中有关生辰纲的话题,第一次出现是在第十三回。


小说这样写道:


时逢端午,蕤宾节至。梁中书与蔡夫人两人在后堂家宴,庆贺端阳。


只见蔡夫人道:“相公自从出身,今日为一统帅,掌握国家重任,这功名富贵从何而来?”


梁中书道:“人非草木,岂不知泰山之恩,提携之力?感激不尽!”


蔡夫人道:“丈夫既知我父恩德,如何忘了他生辰?”


梁中书道:“下官如何不记得?泰山是六月十五日生辰,已使人将十万贯收买金珠宝贝,送上京师庆寿。一月之前,干人都关领去了。现今九分齐备,数日之间,也待打点停当,差人起程。”


从小说的这段描写可以看出,梁中书同蔡夫人商议给蔡太师送生辰纲的事情,是在端午节的家宴上。


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晁盖、吴用、刘唐三人在千里之外的郓城县东溪村,商量如何抢劫这生辰纲,竟然几乎也是在同一时间。


你看小说第十五回是怎样写的:


吴用道:“他生辰是六月十五日,如今却是五月初头,尚有四五十日。”


这刘唐是怎么知道这生辰纲的消息的呢?而且,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得又是这样的清楚?




小说第十四回写道:


刘唐道:“小弟打听得北京大名府梁中书收买十万贯金珠、宝贝、玩器等物,送上东京,与他丈人蔡太师庆生辰。去年也曾送十万贯金珠宝贝,来到半路里,不知被谁人打劫了,至今也无捉处;等今年又收买十万贯金珠宝贝,早晚安排起程,要赶这六月十五日生辰。”


难道这刘唐是个情报专家?


但是,从刘唐的行状来看,又好象不太象。


小说第十三回是这样写刘唐出场的:


只见供桌上赤条条地睡着一个大汉。天道又热,那汉子把些破衣裳团做一块作枕头,枕在项下,齁齁的沉睡着了在供桌上。


可见,这刘唐是穿着一身破旧衣裳登场的。


从刘唐把些破衣裳团做一块作枕头的动作可以看出,这刘唐应该是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江湖好汉。


否则,他就不会如此看重晁盖送给雷横的那十两银子,要拼了命地去夺回来。


那么,问题就来了。


刘唐既然是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江湖好汉,那他关于生辰纲的确切消息,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们接着看小说,就会发现在郓城县东溪村,又发生了一件事关生辰纲消息的诡异事情。


小说第十六回写道:


吴用道:“此一套富贵,唾手而取。前日所说央刘兄去探听路程从哪里来,今日天晚,来早便请登程。”


公孙胜道:“这一事不须去了。贫道已打听知他来的路数了,只是黄泥冈大路上来。”


公孙胜是在刘唐到达东溪村后的第三天,才来到晁盖庄上的。


但是,这公孙胜更神,竟然已经知道了生辰纲的押运路线,只是从黄泥冈大路上来。


而此时,远在北京大名府的生辰纲,还没有起运,那押运人是谁,也还没有确定。


根据小说的安排,这生辰纲确切的起运时间,应该是在五月十五日。


小说在这一回里这样写道:


杨志和谢都管、两个虞候,监押着生辰纲,一行共是十五人,离了梁府,出得北京城门,取大路投东京进发。此时正是五月半天气,虽是晴明得好,只是酷热难行。


这就奇了怪了。


这生辰纲的押运人杨志,是在生辰纲起运前三天才明确的,但公孙胜却早在十多天前就已经准确知道了生辰纲的押运路线。而这公孙胜,也只不过是个混迹江湖的道人。


那么,公孙胜的消息,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从刘唐、公孙胜先后获得生辰纲的确切消息可知,显然是有人在江湖上,不断发布着有关生辰纲的最新消息。


那么,这个消息的最终发布者,又是谁呢?


从小说提供的蛛丝马迹里,我们不难推测,这个消息的最终发布者,极有可能就是梁中书。


我们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首先,梁中书有泄密的动机。


梁中书送与蔡太师的生辰纲价值十万贯,按现在的人民币来折算,大概约有3000万元之巨。


这笔巨款,都是梁中书搜括来的民脂民膏,用刘唐的话说:“此一套是不义之财”。


如果每年都要梁中书拿出这么大一笔钱财,来孝敬老丈人,那么,即使梁中书贵为北京大名府的留守司,上马管军,下马管民,最有权势,但恐怕也是有点力不从心的。


所以,梁中书完全有可能,会在今年的生辰纲上动动脑筋,做做文章,从而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可以说,他梁中书完全有泄露生辰纲消息的动机。


其次,梁中书有泄密的由头。


小说第十三回写道:


梁中书同蔡夫人道:“上年收买了许多玩器并金珠宝贝,使人送去,不到半路,尽被贼人劫了,枉费了这一遭财物,至今严捕贼人不获,今年叫谁人去好?”


这梁中书的话说得很明白,去年的生辰纲被贼人半路上劫了去,直到今天仍然毫无消息,破案无门。


所以,他梁中书今年完全有缘由来个重蹈旧辙。先故意散布生辰纲的消息,以吸引沿路强人的眼球。最后,再来个半路被劫,从而瞒天过海,死无对证。


这个推测,我们可以从梁中书原先计划的押运方案中看出些端倪。


小说第十六回写道:


杨志叉手向前禀道:“恩相差遣,不敢不依!只不知怎地打点?几时起身?”


梁中书道:“着落大名府差十辆太平车子,帐前拨十个厢禁军监押着车,每辆上各插一把黄旗,上写着‘献贺太师生辰纲’。每辆车子再使个军健跟着。三日内便要起身去。”


杨志道:“非是小人推托,其实去不得,乞钧旨别差英雄精细的人去。”


为什么杨志认为梁中书的这个方案不靠谱呢?


我们就用杨志自己的话来作答。


小说接着写道:


杨志道:“恩相在上,小人也曾听得上年已被贼人劫去了,至今未获。今岁途中盗贼又多,此去东京,又无水路,都是旱路。经过的是紫金山、二龙山、桃花山、伞盖山、黄泥冈、白沙坞、野云渡、赤松林,这几处都是强人出没的去处。更兼单身客人亦不敢独自经过。他知道是金银宝物,如何不来抢劫?枉结果了性命,以此去不得。”


事情很明显,从大名府到东京城,此去一路凶险。


但是,梁中书为什么就不汲取去年生辰纲被劫的教训?明知山有虎,却还要偏向虎山行,仍然准备大张旗鼓地去送生辰纲呢?


那答案就是,他梁中书对生辰纲的态度是,不是怕被劫,而是希望被抢劫。


第三,梁中书有泄密的时间。


还是小说第十三回,梁中书告诉蔡夫人道:


“一月之前,干人都关领去了。现今九分齐备,数日之间,也待打点停当,差人起程。”


按照梁中书的说法,他其实早在一个月之前,也就是在四月初,就已差人去准备生辰纲了。到了眼下五月初头,他已经九分齐备了。


所以,从这个时间安排上来看,刘唐与公孙胜能在五月初就获知生辰纲的确切消息,也就不作为怪了。


那么,梁中书为什么要故意泄露生辰纲的消息呢?


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