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再深一点我要你快点_嗯啊大力抽射啊深一点

名片

文学


那声抽泣,让我的酒也醒了大半,低头看到妻子脸颊挂着泪水,眼中充满愤怒和无助,我一下就软了,心里充满强烈的罪恶感。放开按住她的手,不甘的退出了她的身体。

她从获自由,奋力把我从身上推开,像躲避瘟疫般的躲到一旁,与我拉开距离。

看到她的反应,我心中那股无名怒火噌的又燃烧起来。我翻身从床上站起,怒不可遏的挥手打翻了床头柜上的台灯,怒吼道:「我是你丈夫,为什么搞得像他妈的强jian犯一样!」

台灯像艘被暴雨侵袭的小船,飞到几米开外,破裂声传来,碎片洒了一地。屋里唯一的灯光消失,陷入一片黑暗,就像此刻我的内心,和我们的感情。

我从没有在她面前真正发过火,这也是第一次当着她的面打坏东西。等适应黑暗后,我从窗外透进的微微亮光看见她抱着身体,蜷缩在床头的一角,像只受伤的小猫。

那股罪恶感更强烈的侵蚀我的内心,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想过去抱紧她,说声对不起,可手刚伸出去,她就缩着身子躲的更远,眼中充满防备和警惕。

我很苦恼,也有些生气,她为什么会以为我会伤害她,我们间的信任冰消瓦解,完全不复存在,就像两个相互防备的陌生人。手终究没有伸出去,转而愤怒的挥拳砸到墙上,墙面传来声巨响,可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捡起地上的衣服,转身走出了房间。

不知是她也感觉到我的苦恼,还是我今晚的举动吓到她了,门刚拉上,房内就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我倒在门上,听着她在屋内大哭,却无法进去安慰,也无法替她擦乾泪水,我什么都不能做。我气恼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走到今天这个境地。我抱着头蹲到地上,把头深深埋到臂弯,想逃避发生的一切。

那晚的哭声持续了很久,直到沙哑也未停息。我躺在沙发上,一夜未能入睡,那凄惨的哭泣一直残绕在我耳边,钻进我的脑海,无论我怎么捂住耳朵也无济于事,我感觉到深深的罪过。

后来一段时间,我的生活又变得规律而干净起来,下了班就回家,不在去酒吧,也不在喝酒。

我们没有在继续争吵,生活又回归表面的平静。我还爱着她,我知道她也一样,还爱我,我们都想挽救这段感情,尽力的维持这段婚姻,所以才有默契的装着像是没有发生过那件事。

可那件事造成的创伤,怎么可能忘记,或许只是刻意的暂时忘记罢了!但我感觉到,两颗心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远到我触摸不到,远到像是从未接近过。

我不知道,我们还能撑多久,一天?两天?或是一月?两月?未来的路还很长,继续这样。我们终究会有受不了的一天,当那天到来时,或许就是我们永远分开的日子。

我不想结束这段感情,这段婚姻。急于想找到解决的方法,改变我们的处境。

我带着她散步,逛街,给她送花,送礼物,带她去浪漫的地方,吃烛光晚餐,变着方的给她惊喜。

虽然我们在一起时都表现的很开心,很甜蜜,她挽着我的手,偶尔高兴时也会像以前一样,在我脸上给个香吻。但我能感觉到,这就像口渴的人喝下了海水,只能越喝越渴罢了,最终还是会脱水死去。

当我焦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某天无意中,翻到了那张名片。那张犹如梦幻般,消失在我生命中的那个女人的名片。

它通体漆黑,中间印着朵血迹斑斑的红玫瑰,就像留下这张名片的人一样,散发出无尽的诱惑,留给人无尽的遐想,却又让人看不清,抓不着,琢磨不透。

第6章:同意去俱乐部


拿着那张名片,我犹豫了好久,最终下定决心拨了过去。

听着电话连接时的嘟嘟声我很紧张,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不只对于叶紫嫣这个神秘的女人,更多的是她那天在我耳边说起的话题。

电话响了三声就被接起,我抢先问道:「请问是叶小姐吗?」

「徐先生是吧!」电话中响起叶紫嫣好听的声音。

果然是她,我心里暗喜,拨打的时候还担心这是不是张假名片,或是不是个骗局之类,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不过我心跳的更快了,手心渗出汗来。她准确说出我的姓氏,让我有些疑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徐?」

「那天我们聊天,不是你亲口告诉我的吗?」叶紫嫣嗔道:「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还是你把人家也一起忘了?」

面对她突然用撒娇的语气,我很吃不消,脑中浮现起她微笑时,嘴角微微撅起的小弧,还有在我脸上留下的吻痕。似乎还能感觉到红唇留在脸上的温度,我不自觉的摸了摸她亲吻过的地方,慌乱解释道:「哦,当然,当然没有,只是那天喝多了点,说过些什么话有些记不清了。」

「呵呵,跟你开玩笑呢,看把你紧张的,我可不是那种小气的女人。」叶紫嫣开心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

我暗叹口气,知道又被她戏弄了。和她一起聊天,气氛一直掌握在她的手里,她似乎就有那种魔力。

叶紫嫣突然语气委屈说「现在才给人家打电话来,我可等了你好久,都等的心焦了。」

「哦,我这些天工作很忙…」我解释说,在她面前,似乎我现在就是个罪人,只能一直不停的解释。

我话还没说完,她抢先道:「我才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让一位女士苦等,可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表现。」

「好,好,如果有机会见面,一定当面赔罪。」我只能客套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可记下了!」叶紫嫣却抓着不放。

「没问题。」赶鸭子上架,我只能保证。

叶紫嫣突然俏皮的问「那你打算怎么赔罪。」

「只要你开口,能做的我一定做。」我只能硬撑,别无选择。

「呵呵!好吧!看你这么诚心,这次就放过你!」叶紫嫣清脆的笑声传来,气氛也随着她的笑而松缓下来。还我等我开心,她突然冷不丁的问道:「今天打电话过来,决定我的提议了?」

我虽然做了决定,可事到临头时,突然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而且妻子根本连这件事都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回,结结巴巴道:「啊,没,没有!」整理思路说「记得你上次说能帮我解决现在的困境,可真的有用吗?」

似乎听出我的犹豫,叶紫嫣也没强求,善解人意道:「这样吧!星期天晚上有个聚会,如果不方便可以一个人来,先看看,感受一番在决定,怎么样?」

「好吧!」我别无他法,只能同意。好在她给我想了个解决办法,不然如果要带妻子去,我肯定没有办法。

叶紫嫣在电话里说了个地址,说到哪里后打电话,她会来接我。我记下地址,她确定无误后说「我可等着你赔罪呢!最好要带点讨我欢心的礼物来,不然可不饶你,拜拜!」接着不等我回话,就在电话那头亲了口,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