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老是忍不住要女主的文()——被捆在柱子上的

“噢,家传枪法,莫非是杨家枪?”岳不群再问道。

杨家枪法在大明名声很大,倒是流传甚广,但那是对普通百姓而言,不但因为杨家祖孙抗击外敌的故事传唱为众多版本,有演义、话本、戏剧。还因为大明朝廷出于政治目的而刻意的推动和宣传。

但不可否认,杨家枪被誉为最上乘的枪法确有其过人之处,但有道是:“年刀、月棍、久练的枪。”枪法难练,更难jīng,杨家枪作为上乘枪法更是难练难jīng。

而枪法出众者多为军中将领,江湖中人以枪为兵器者不少,但能以枪法而闻名者却是为数不多。

男主老是忍不住要女主的文()——被捆在柱子上的姑娘,穿越杨莲亭

只因杨莲亭出身代州,又是姓杨,是以岳不群才有此猜测。

杨莲亭道:“正是。”

“难怪你小小年纪就能孤身猎虎,原来是杨家后人。”岳不群称赞道。

杨莲亭笑而未语,走到一颗巨石面前,在岳不群夫妇二人疑惑的目光下,脸不红气不喘的用双手抱起了巨石,离地三尺,而后又缓缓放下巨石。

岳不群与宁中则俱是惊愕!这块巨石起码有俩三百斤,竟被一个孩子轻松抱起。

杨莲亭道:“我天生神力,又从小在深山打猎,靠着箭术才能猎到老虎。”

“小兄弟,你真想到少林寺学武么?恕我直言,少林俗家弟子是学不到高深的武学,凭你的资质当一名俗家弟子却是浪费了。”岳不群感叹道,而后看了宁中则一眼。

岳不群倒是起了爱才之心,心道自己的弟子令狐冲天资过人,眼前这孩子既然与他如此相像,资质定也是不差。更何况见识到他的天生神力后更是想收入本门。

华山派,有着过百年的传承,作为武林正派的中流砥柱之一,名声显赫。其实力最强盛时,风头直逼少林武当。只因华山派十年前经过剧变,高手死伤殆尽。如今人才凋零,极需要天资过人的弟子补充新血。

男主老是忍不住要女主的文()——被捆在柱子上的姑娘,穿越杨莲亭

宁中则见此立时明了丈夫心思,她亦有此意,于是说道:“孩子,你跟冲儿长得一模一样,今rì又跟我们相识,可见我们之间极为有缘,要不你跟我们回华山。”

像他们夫妇二人贵为一派掌门,从来只有别人开口求他们收为弟子,像今天这样纡尊降贵亲自开口想要将人收入门下的,却是未曾有过之事。只因杨莲亭与他们的弟子令狐冲长得一模一样,不自觉便先多了分亲近。而杨莲亭原先在小酒店表现的善心亦是说明了他人品极好,再加上他的资质,又没有外人在场,二人才会如此。

想想自己好像在拐带小孩般,宁中则姣好的面容变得有点微红。

岳不群虽有收徒之心,但他贵为一派掌门,必须维持掌门威信和气度,这话只能由宁中则说,且不能说得太直接,总不能自降身价,直截了当说:“快拜我为师吧?”哪多掉份啊?

“啊!真的么?”杨莲亭道。

其实就在刚才知道岳不群二人身份后,杨莲亭就有了这个打算,毕竟他也知道去少林寺想在短时间内学到上乘武功确实是不太容易。毕竟少林寺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传承千年。哪怕杨莲亭虽自觉天赋过人,也是觉得难能如愿。

男主老是忍不住要女主的文()——被捆在柱子上的姑娘,穿越杨莲亭

将少林寺比作一个国有大集团一般,像他一个新进的小职员,哪怕再有能力,但你没后台没文凭没工作经验年龄又小,想出头?还是出家剃头来得靠谱。

但华山派就不一样了,杨莲亭听说过华山派现在人才凋零,在江湖上闯出名堂的就岳不群夫妇二人,那么如今的华山派必定急需人才补充新血,若他能受到华山派掌门的重点培养,确确实实好过去少林寺当一个俗家弟子。

而且,杨莲亭对二人口中所说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令狐冲亦是充满好奇。所以他先是承认自己猎虎的事实,又道出自己曾学过一些武艺,又展现他的天生神力,就是想引二人上钩,毕竟他也拉不下脸皮开口去求人收入门下。

杨莲亭与岳不群算是干柴遇到烈火,但双方又都是拉下脸面。一个装深沉,一个装清纯,半推半就给各自攒下了牌坊。

“来,乐儿,吃菜。”

“谢谢!”

“乐儿,多吃点肉。”

“谢谢!”

杨莲亭自从跟着岳不群和宁中则之后,岳不群亦曾旁敲侧击询问他的身世。能说的杨莲亭倒是不避讳,不能说的,杨莲亭要么糊弄过去,要么眼露为难装装感伤。宁中则善解人意,见此必安慰说:“过去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