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别再教室啊轻点——那一

半眯着美丽的绯色眼眸,视线落在了床头柜上的相框。

相框里头,黑发红眼的男子笑的一脸灿烂,怀里搂着同样拥有美丽红眸的女孩,仔细一看可以发现照片当中的女孩和躺在床上的少女是同一个人。

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别再教室啊轻点——那一天酒醉,我上了闺蜜的老公

少女的视界在泪水的洗涤下逐渐模糊,他不知道自己什麽时候哭了,他只觉得心脏好痛、胸口好疼,他闷得发慌,就要喘不过气来。

今天他的哥哥就要娶了他以外的女人,晋升成为人夫。

而嫁作哥哥,成为他妻子的那个女人,正是他的好闺蜜。

曾经的好闺蜜。

当他发现对方背着他偷偷和他最亲爱的哥哥往来,勾引他哥哥,诱惑他哥哥,让他的哥哥就这样被他束缚着的那个时候,他就再也不把对方看作自己的朋友了。

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别再教室啊轻点——那一天酒醉,我上了闺蜜的老公

「为、为什麽,成为哥哥新娘的、的人,为什麽不是我。」

少女一饮而尽手中的酒瓶,接着将空了的酒瓶朝旁边ㄧ甩。

厚实的玻璃酒瓶并没有因为少女的举动应声碎裂,而是在撞到绒毛地毯後发出了浅浅的闷声,几滴没有喝尽的琥珀色酒水自瓶口泄了出来。

少女翻了个身,平躺在了床上,空洞的看着同样洁白的天花板,被眼泪模糊的视界没有聚焦。

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紧贴在床上的双手将纯白的被单抓皱成花,不知道是因为难过还是气愤的缘故,少女急促的呼吸着,胸前的酥胸随之起舞。

他很想大吼,很想朝着那抢了他男人的女人吼道,想要大声的对着对方宣示。

他,郝瑛骏是他郝萌的,打从他一开始出生就是。

但是当他最亲爱的哥哥挽着那女人的手,要他们俩好好相处时,他连说这句话的底气都没了。

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别再教室啊轻点——那一天酒醉,我上了闺蜜的老公

为什麽要这样对我,你明明知道我有多麽喜欢他的,为什麽。

他就连和他摊牌的勇气都没有。

今天是他们新婚的第一天,也是郝萌正式的失恋的第一天。

曾经他以为要是他的哥哥有了女朋友,他可以想尽办法让他们分手,但当他真正走进婚姻时,为什麽

不对啊!他不是还可以离婚吗?

他就当,只是把哥哥暂时借人了,很快的,他又会是自己的,很快的他的眼里又会剩自己了。

很快的,很快的。

很快的他会把自己所有的委屈,全部加倍的,奉还给你的。

郝萌的双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出了交通事故而双双身亡,所以从小一直都是有他的哥哥拉拔着他长大,两人自幼相依为命,感情更是好的没话说。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郝萌对郝瑛骏的依赖程度几乎是要一天二十四小时巴在对方身上,尤其是上学的那八个小时特别让郝萌觉得难熬。

不过这个现象一直到了郝萌国小三年级时,交上了新朋友——胡湘琳时而有了些微的改变。

郝萌小小的内心世界中那其中的百分之一被瓜分了出来,顺理成章的被胡湘琳给占据。

郝瑛骏欣慰着妹妹总算开启了心房,让除了他以外的人给进驻时,一方面又惊艳於胡湘琳的美貌。

初次见到对方是在郝萌的毕业典礼。

那天郝瑛骏跟高中请了个假,就是为了在郝萌领取毕业证书过後,可以给他送上花束。

他没有忘记,那是郝萌每年的生日愿望,从郝萌小学一年级时开始。

为了给他亲爱的宝贝妹妹惊喜,郝瑛骏故意在出门时穿着高中制服,让郝萌误以为哥哥忘记了他们之间的约定,以便自己给妹妹一个大大的惊喜。

那天,郝瑛骏在人海的掩护之下偷偷的抱着装饰精巧华美的花束,躲藏在了舞台看不下来的角落,故意拿花束遮挡着脸,却还是一眼被刚走下舞台的郝萌给发现。

原先阴郁的脸庞再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儿之後,绽放出了比春季盛开的花儿还要更加绚丽的笑靥。

郝萌软呼呼的身子落在了郝瑛骏的怀里,但郝瑛骏的视线却落在了排在郝萌後头的胡湘琳身上。

郝瑛骏觉得自己的妹妹年纪虽小,却已经长得出尘了,是那种天使下凡的纯净,不染尘世的美好。

但在看到胡湘琳时,郝瑛骏才知道,在尘世之中还有如此妖冶的存在。

就年纪而言,高中的郝瑛骏会看上身为准国中生的胡湘琳在世人的眼里,是带着那麽一丝的不怀好意,甚至有点恋童癖的倾向,但他就是冷峻不住的被对方吸引。

「哥哥,他就是我常常跟你提起的,我的好朋友,胡湘琳,琳琳他是我最喜欢的亲爱的哥哥,郝瑛骏。」

当郝萌这样介绍着两人认识的同时,完全没有想过就是因为这个相遇,再往後彻底的改变了三人的命运。

「我是郝瑛骏。」依旧抱着郝萌的郝瑛骏腾出了一只手,作势要和胡湘琳交握,作为初识的友好证明。

但深知郝萌心意的胡湘琳没有同对方握手,而是礼貌的点头,含笑的桃花眼向上勾起,「我是胡湘琳,我是郝萌最好的朋友。」

因为是朋友,所以我才更不可能抢走他最重要的东西,对吧?

胡湘琳笑的有些走心,这笑没有逃过郝瑛骏的眼里。

毕业典礼过後,郝瑛骏约了郝萌一起到附近的简餐的午餐,就连胡湘琳也被邀请进了这场餐宴。

除了郝萌被郝瑛骏制造出的惊喜而徘徊在那喜悦之中外,其余的两人各怀着心思的结束了这场午餐。

原本郝瑛骏还想要藉故送胡湘琳回家,但却在对方推托之下而打消了。

郝萌虽然疑惑为什麽胡湘琳的家明明和他们的家在反方向,哥哥却一直说着很顺利。

可能是哥哥爱屋及乌,也想对自己的朋友好吧!

郝萌还没什麽心思的脑袋瓜只能琢磨出这个答案。

「琳琳拜拜,我们後天见罗!」

「萌萌拜。」

两个女娃儿告别後,郝瑛骏牵着郝萌,目送着胡湘琳走远。

再接着用温和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妹妹,他说,「萌萌啊!你们後天有什麽打算。」

郝瑛骏虽然对於自己的妹妹十分的呵护,但却从来不会过问郝萌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