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巨棒征服的江湖美妇/宝贝夹玉势不许掉,和女儿

三秋虽然不是很有钱,但却是班上的大姐大。连那最有钱的几个女生也得听她的,她们都自觉自愿地请三秋吃喝,她们甚至都以是三秋的哥们儿为荣。&l;/p&g;

最初接这个班的时候,林子新看三秋的脸和现在是不一样的。那时她的脸上透着一股骄横之气和霸道,让人感觉不到一点女性的温柔。而现在,通过一个多月的了解和磨合改变,她再也不是那个让老师们说起来头痛的剌儿头了。她成了林子新最喜欢的一个学生了。这个班上如果要上的话她是第一个,如果她都考不上的话,不可能再有人考得上。&l;/p&g;

被巨棒征服的江湖美妇/宝贝夹玉势不许掉,和女儿同居的日子

教室里下午有阳光斜射而入,那缕阳光正好照在三秋的脸上。把她白里透红的脸蛋衬得更加娇艳,连她脸上那细细的绒毛都清晰可见。她写得很投入,仿佛完全进ru了角色,只见她时而愁眉紧锁时而平心静气时而又愤然不平。林子新看了觉得她实在是可爱极了。&l;/p&g;

作文收上来后,林子新的习惯是先抽出一部分好点的先睹为快。眼看着一篇篇作文由话语不通到文通字顺由东拉西扯到条理清晰,心里就有一种成就感,对后面的就有了一种信心。&l;/p&g;

第一个看的自然是三秋的。三秋的题目是:我的父亲。&l;/p&g;

“我有一个父亲。但是我却有几年没有看见过他了,我已经不记得他长的什么样子。他总是隔几年才回来那么一次,每次回来也只是一两天就走了。听爷爷奶奶说他在南方的某个城市里打工生活得并不算差,可是他为什么不理我和妈妈呢?&l;/p&g;

我的所有关于父亲的印象几乎都是从母亲的一些描述和爷爷奶奶的只言片语里知道的。但是我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这些关于父亲的描述拼成一个完整的形象。我曾问过母亲,为什么父亲一直不回家?他是不是不要我们了?母亲总是满眼含泪地摇头。从她的眼里我看到了她也跟我一样是想念父亲的,也希望有一天父亲突然就站在了我们的面前不再像影子一样消失。”&l;/p&g;

林子新读到这里,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真是想不到三秋这样一个平时半点不让人的心里,居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痛苦。&l;/p&g;

“每当我看见那些有父亲的人在家里在父亲身边撒娇的时候,我就特别地羡慕。她们是多么的幸福啊。有父亲的感觉真好。妈妈虽然对我也算是不错,但是我总觉得不够,我和她有什么事情都不能真正沟通,她不知道怎么总是不能让我感受到别人一样的家的温暖。要是父亲在家的话,我想我会什么都对他说的,他也会经常鼓励我帮助我的。&l;/p&g;

“我记不清父亲长的什么样子了,但是我还是能经常听到他的声音的。他有时会打电话回来,问我的学习和生活。他也有时给我寄一点钱回来让我买学习用具。他几次都答应我过年要回家的,但是都没有实现过,我对他都失去了信心。爸爸,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呢?难道女儿不是你亲生的吗?难道这个家不是你的吗?&l;/p&g;

被巨棒征服的江湖美妇/宝贝夹玉势不许掉,和女儿同居的日子

“我有父亲,但父爱是什么?我不知道。要是能吊着父亲的胳膊逛一次街,那将是多么幸福啊。要是有父亲的一句简单的问候那将是多么温暖的事啊。如果父亲回来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倒在父亲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我想我再也不会因为别人说我没有父亲而大打出手的了。”&l;/p&g;

读到这里,林子新想到了运动会时,三秋就是因为吴晓的一句骂父亲的话而怒挥拳头的。也想到了当那次无意间说到要她当自己女儿时她当时的神态是多么的激动。&l;/p&g;

啊!原来如此。&l;/p&g;

三秋的最后写道:“爸爸,我好想你。爸爸,我好恨你!”一个矛盾却又非常真实的结尾。&l;/p&g;

林子新再也无法批改下去了。他为三秋的身世而感慨。他在办公室里来回地走动着,一会儿又过去倒一杯水来一饮而尽。他的不安引起了同事的关注,向他投来问讯的目光。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也许三秋也不想别人知道,这是她的yinsi。&l;/p&g;

等到放学时,林子新把三秋留了下来。空敝的办公室里只有他和三秋。三秋不知所措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着老师发话。&l;/p&g;

林子新望着三秋,态度十分温和地说:“你的作文我看了。”&l;/p&g;

一听是说的这个事,三秋立刻低下了头。脸上戚戚然像是被人看穿了自己的yinsi一样。&l;/p&g;

被巨棒征服的江湖美妇/宝贝夹玉势不许掉,和女儿同居的日子

“我没有想到你的家庭情况是这样的。是我平时对你关心不够啊。”林子新很痛心地说,好象自己工作出了什么庇漏似的。&l;/p&g;

三秋轻声说:“这没什么。不关你的事。”&l;/p&g;

“你真的就已经几年没有见过你的父亲吗?”林子新关心地问。&l;/p&g;

“是的,还是在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回年过一次。”&l;/p&g;

“是不是你妈妈和你爸的关系不好?”&l;/p&g;

“我不知道,妈妈从来不说她和爸爸的事。我问她也不说。”&l;/p&g;

这真一个奇怪的家庭。林子新真想问她的爸爸是不是在外面已经另有了一个家,但是当着三秋又不好问这样的问题,这会伤到她的,她其实还是那么的单纯。&l;/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