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与帅男神契婚,到期后他却死活不离婚,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贤儿很忙


1


斐策一踏进陆家院门,就看到陆观澜坐在凉亭里溜娃儿。


他走过去,踢了踢他的脚,“大明星,挪下位置。”


见是斐策,陆观澜懒懒地挪了一下屁股,给他腾了半块地儿,气定神闲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斐少爷今天有何贵干?”


斐策嘴贱,故意膈应陆观澜,“没有贵干,就是过来关心一下失婚男人。”


闻言,陆观澜毫不留情地踹了他一脚,炸毛道:“你嘴巴放干净点,老子现在婚姻和睦,琴瑟和鸣!”


只要一想到白露要跟自己离婚这事儿,陆观澜就抓心挠肺的不舒服。偏偏斐策还哪壶不开提哪壶,赠他一脚已经算客气的了。


挨了一脚,斐策果然变得老实多了,但该八卦的事情还是得继续八卦,“瞧你这闲的,难不成小白已经被你哄好了?”


陆观澜摇了摇头,“女人不能惯着,尤其是小白这种公主病,我怎么会哄她呢?我得帮她治。”


斐策纳了闷儿,想着这货不仅没把媳妇儿哄好,而且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到底是在演哪出?


“那你是同意离婚了?”


陆观澜恶狠狠地瞪他一眼,“你到底会不会聊天?怎么老诅咒我离婚?”


末了,他跷着二郎腿,颇为得意地补充了一句,“不过你恐怕要失望了,我怎么会离婚呢?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婚的。”


望着这个阴晴不定的狗男人,斐策默默地翻了个大白眼。


“你就使劲儿嘚瑟吧,等小白回来,看你怎么跪键盘!”


陆观澜只笑不语,目光落到了蹲在不远处观察蚂蚁搬家的小姑娘身上,眼底漫着明晃晃的温柔和笃定。


笑话,不管多大的事情,他这不是还有一个小情人帮忙扛着么?


斐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小丫头陆一刚好回头朝他甜甜一笑,他茅塞顿开,瞪大了眼睛道:“你打算利用一一”


陆观澜没有反驳,只是笑眯眯地下了逐客令,“总之这事儿你就别瞎操心了,还是回去教你家蒋姑娘写作业吧!”


“……”


2


事实证明,斐策的猜测没有错,陆观澜那个腹黑货的确是把主意打到了自家闺女小陆一的头上。


而医院那边,白露一连做了两台手术,等到她忙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陆观澜又搞出了幺蛾子。


科室里的小护士八卦聊得飞起,她路过的时候纯属恰巧听了一耳朵,然后频繁从她们口中听到了陆观澜的名字。


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白露打开手机一看,果不其然,陆观澜抱着陆一招摇过市去逛街时,被狗仔拍到了。


就像是特地昭告天下那是他家闺女似的,陆观澜那个骚包还跟陆一穿了粉色系的父女装。


紧随着,“陆观澜女儿疑似曝光”“迷人反派竟是宠女狂魔”“陆观澜英年早婚”等字眼儿就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热度久经不退,惹得一众吃瓜群众乐此不彼疲地深扒。


白露气得咬牙切齿,太阳穴突突作疼,立即就拨了一通电话过去。然而陆观澜那边却一直处于没人接听状态,害得她有气没地儿撒。


此时,陆观澜正带着陆一在商场玩得不亦乐乎,压根没空看手机。况且他本来就是故意曝光陆一,现在又怎么可能会上赶着去白露的枪口吃子弹呢?


相比他的心安理得,反而是陆一有点担心,“爸爸,我们不戴口罩就出来了,真的没有问题吗?小白说过,我要是跟你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和帽子的。”


“没事的哦宝贝儿,妈妈那是骗你的。”陆观澜轻轻地捏了捏小姑娘红扑扑的圆脸蛋儿,笑眯眯地回道。


“可如果小白生气了,该怎么办?”


“那爸爸就勉为其难地哄她一下,你也知道小白最喜欢我对她使美人计了。”


看着陆观澜过分乐观的模样,陆一摇了摇头,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她总觉得,陆观澜高估了小白的气量,也高估了他自己的美貌作用。


唉,拿什么来拯救她的傻爸爸呀?


——


因为陆一身份被曝光这件事,白露憋了一肚子气,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一进家门,却瞥见那一大一小跟个没事人似的在客厅玩拼图游戏。


听到声响,俩人齐齐回过头来看她,就连咧嘴憨笑的幅度都一模一样,蠢萌蠢萌的。


她心下一软,原本的满腔怒火顿时消了七七八八。


厨房锅炉上应该是在慢火煮着汤,这会儿,熟悉的香味儿飘散开来,她翕动鼻子,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陆观澜把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嘿嘿,奸计得逞。


他若无其事地招呼白露吃饭,又抱着陆一过去餐桌旁坐好,然后把一锅白菜肉丝年糕汤端上来。


揭开锅盖,里面的食物正暖洋洋呼着热气。白菜鲜嫩,配上温柔的年糕,煮沸过后变得绵韧软口,汤汤水水的香味儿都渗透在里头,再加上两朵香菇,每一口下肚,都有踏实而温暖的饱足感。


“我有话要问你。”白露瞅着他这副模样,心里越发疑惑。


陆观澜知道她想说什么,直接给她添了一勺汤菜,打断道:“先吃饭,吃完再聊。”


“陆观澜!”看他的反应,白露就知道今天这事儿肯定跟他有关,于是没好气地吼了一句。


“小白。”陆观澜一脸平静地对上她的视线,仿佛对微博热搜事件一无所知。


旁边的陆一敏感地觉察到空气中的低气压,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陆观澜连忙把女儿抱在怀里,安抚道:“一一乖,爸爸妈妈没有吵架,小白这是太高兴了,才大声说话的。”说罢,他还不忘瞪白露一眼,那表情分明就是在埋怨她吓到了孩子。


白露回瞪他,但看在女儿的份上,到底没有继续和他针锋相对下去,一家人相安无事地吃了一顿晚饭。


3


陆观澜把陆一哄睡之后,一出卧室,就看到白露坐在客厅,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满眼都是小火苗,简直就是教科书式兴师问罪的架势。


他心里咯噔一声,差点就因为心虚而不打自招了。


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的小算盘,他故作镇定地坐到白露的对面,一脸“我很遗憾很懊悔”的痛心疾首表情,先发制人地放低了自己的姿态。


论心机,白露哪里是他的对手?这会儿一看他这副蔫了吧唧的熊样儿,她心里又软了几分,浑身火焰渐渐熄灭下去,回归平静。


“说吧,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陆观澜把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搬了出来,“我难得休假,所以带一一出去玩会儿,没成想被狗仔拍了。”


说罢,他的一张俊脸皱成一团,眼睛盈盈润润泛着亮光,活像斐策家养的那条京巴犬,可怜兮兮的。


“你确定?”白露明显怀疑,但又找不到证据证明他在说谎。


“千真万确!”陆观澜适时补充一句,坚决把陆一身份曝光的主要责任归结为外界的不可控因素。


果然,听了这话,白露没了撤。


“那你现在什么打算?”


“蘅姐给我提了一个建议,不过她让我先和你商量一下,看看可行不可行?”陆观澜觑着她的反应,把心里的小九九说了出来。


阮蘅是陆观澜的经纪人,一直以来都在负责他的大小事务,考虑事情也比较全面。


白露猜得出来蘅姐给的建议具体是什么,也知道这肯定是他们公司权衡利弊之下选择的最稳妥的办法,但她心里还是有点顾虑,“真到了非公开不可的地步?”


从小到大,白露都知道陆观澜长得漂亮,所以他后来进娱乐圈也无可厚非,毕竟帅哥就应该是大家的。


可如果是从陆太太的身份来说,那她其实并不喜欢陆观澜的这份工作。虽然他一直以来都很低调,进圈以后接拍的也都是一些反派角色的戏份,可这货长得太招摇,就算演的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也还是赢得了一众追捧者,被粉丝亲切地称为“三观粉碎机”。


人红是非就多,因此,他的私生活就成了粉丝和狗仔热衷的话题。为了保护陆一免受骚扰,于是他们达成了默契,不对外公开婚讯,也不对外公开孩子的存在。


然而,纸包不住火,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陆一到底还是被发现了。


陆观澜知道白露的顾忌,劝说道:“一一和我长得简直一模一样,说她不是我的女儿大概也没人相信。所以,与其让网友去深扒一些有的没的,倒不如我们大方一点承认算了。”


其实对于曝光陆一身份这件事,陆观澜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


当初他和白露结婚的时候,曾答应过她不会公布婚讯,也不会公开孩子,一来是为了保护她和孩子不受外界纷扰,二来是为了他的事业发展。


可后来,每当他看到圈内的其他好友晒娃秀恩爱时,心里就憋屈得很,明明他也有老婆孩子热炕头,但每次见面只能跟做贼似的偷偷摸摸,实在难受。


渐渐的,陆观澜酝酿了一个主意,恰逢最近白露要跟他闹离婚,他便加快公开了自己已婚的信息。


就是为了借助孩子,绑住白露的脚和心,让她不能逃离他。


这会儿,白露狐疑地盯着陆观澜看了许久,想要从他脸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她大概忘了,陆观澜是个演员,而且还是一个专门饰演大奸大恶之人的反派演员,心机学了一套又一套,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她看出破绽呢?


无奈之下,白露只好妥协,“算了,你看着办吧!”


4


热搜高挂榜首七个小时之后,陆观澜终于以龟速爬上微博做出了回应。


@反派陆观澜:“婚结了,娃生了,很抱歉现在才来分享这些好消息。【双手合十】这是我家小情人,请大家以后多多关照,但切勿过度打扰,谢谢!【咧嘴笑】”


配图是一张他和陆一的合照,一模一样的眉眼,震惊了一众网友。


网友A:所以说传言都是真的,陆反派你不仅结婚了,还生了娃?”


网友B:“真能藏的,这么多年竟然连一点马脚都没露出来!拜拜了你,不回踩是我最后的温柔。”


网友C:“我不是粉丝,只是顺着网线过来吃瓜的。但意外被你家小情人圈粉了,好可爱!!!”


网友D:“怎么大家都在夸小情人可爱,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在好奇大情人到底是谁吗?”


……


陆观澜一条条热评看下来,好的不好的言论全数照收,倒也没有多大反应。


当初他之所以选择演员这条路,是因为喜欢拍戏。这些年来,他一直坚持初心,之所以不喜欢接男主戏,而是去挑战更有魅力和难度的反派角色,就是不想被别人当作花瓶。


慢慢的,他的演技逐渐成熟,不仅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也得到了圈里前辈的肯定。


所以他不怕,不怕粉丝流失,也不怕别人趁机带节奏泼脏水,因为他确信自己可以保护好白露她们母女。


关于梦想,他不会放弃,对于白露,他也志在必得。


而斐策看到陆观澜一条相同的动态连续在微博、微信、QQ各发了一遍,便顺手给他回复道:“你的荡漾已经溢出屏幕,热搜警告!”


陆观澜回了一个微笑脸,“你猜我昨天逛街的时候,碰见谁了?”


“谁?”


“你家蒋姑娘,噢,貌似身边还有一个男的……”


成功把斐策惹毛之后,陆观澜心满意足地放下了手机,钻进厨房开始捣鼓。


陆一看着自家老爸哼着歌儿做饭的样子,似乎心情很好,跑过去抱住大腿,撒娇道:“陆观澜,你抱我。”


“一一,叫爸爸。”他纠正道。


“爸爸,我们去找妈妈!”


一听要去找白露,陆观澜就怂了,他原本就心虚,这会儿好不容易借助女儿拖住了白露暂时不离婚,如果他现在再凑过去,怕是会露出破绽。


“妈妈在工作,我们不可以打扰她。”


“可我想小白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陆一撅着小嘴,委屈巴巴地说道。


对于小姑娘的这个反应,陆观澜心里揪了一下,有点愧疚。


由于工作性质的缘故,平日里他和白露都忙得像个高速运转的陀螺,哪有什么时间带娃儿?所以从小到大,陆一都是跟爷爷奶奶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


最近他休假,带着孩子出去瞎逛了几回,小姑娘心里高兴,更是以为家里矛盾已经解决,一家人可以和和睦睦地一起玩了。


于是,天天闹着要找妈妈。


陆观澜把闺女抱起来,耐心解释:“如果我带你去医院,小白会把我打成骨折的,你忍心吗?”


“小白为什么要揍你?是不是你外面有狗了?”


“谁教你说这些话的?”一听这话,陆观澜的眉毛立即皱成了川字。


“斐叔叔说的,他说妈妈不要你,就是因为你不乖,在外面养狗了。”


闻言,陆观澜恨不得立即把斐策大卸八块,一天到晚净知道胡说八道!


“以后离你斐叔叔远点,他是大灰狼变成的坏人,不要理他!”


“那你是养狗了吗?”


“没有,我就养了你和你妈。”


“那妈妈为什么不要你?”


“因为你妈眼神不好,不懂欣赏我的帅气。”


陆一摸了摸陆观澜气鼓鼓的脸,哄道:“你别生气,我会喜欢你的帅气。”


陆观澜哭笑不得,女儿果然都是贴心小棉袄呀!


5


陆观澜在家待了半个多月,每天除了做饭,就是接送陆一上下幼儿园,日子过得颇为滋润。


白露看着他的殷勤劲儿,好几次“离婚”二字都到了嘴边,最后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是被陆观澜套路了,要不然,为什么陆一的身份会这么巧就在他们要离婚的这个时间点被曝光了?


周末这天,白露轮休,带着陆一在家里看电视,而陆观澜则早早拎了个菜篮子去了菜市场扫货。


“我问过了,爸爸没有在外面养狗,你不要生他的气。”也不知道陆一想到了什么,突然仰头对白露说道。


“我知道他没养狗,但我就是生他的气。”白露皱着眉头回道。


陆一摇摇头,“小白,你不要作。”


白露诧异,“谁教你这些词儿的?”


小姑娘指了指电视机,“看它学的。”


“……”


陆一老气横秋地继续说道:“小陆是幼稚了点,但是小白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不仅爱臭美而且还有公主病。”


白露被女儿教育得一脸懵圈,“陆一同学,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陆一认真地点点头,“当然知道,我在分析你和爸爸的臭毛病。”


顿了一下,她又接着道:“我已经收拾好书包了,待会儿要回爷爷家去。你和小陆什么时候和好了,什么时候再来接我,我不想在这里看你们这些大人的幼稚行为。”


白露被她堵得哑口无言。


陆观澜买菜回来的时候,陆一已经被爷爷接走了,偌大的客厅只有白露一个人窝在沙发里发呆。


“一一呢?”


“老爷子接回去了。”


他大概猜到陆一的良苦用心,小姑娘这样做肯定是特地为了给他和白露制造二人空间。所以他没再追问,转身进了厨房。


白露看着陆观澜穿着围裙在厨房忙活的身影,一时之间陷入了沉思。


她和陆观澜从小就认识,俩人打打闹闹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对彼此产生过多巴胺。后来却因为贪杯误事有了陆一,于是才不得已协议结婚。


陆一出生后,白露重新回到学校完成学业,毕业后回到榕城市人民医院当实习医生,而陆观澜则在因缘巧合之下进了娱乐圈,一晃,就是五年过去了。


年少结婚,彼此心性尚未成熟,又因为工作性质,俩人聚少离多。再加上生活上的鸡毛蒜皮,以及听到一些彼此的半路绯闻,就更别提升华感情了。


在白露看来,陆观澜大概是不喜欢她的,他们的婚姻也由始至终都只是披着友情外衣的一场合作协议。所以前不久,医院打算派遣她到美国交流学习的时候,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白露心想,反正她和陆观澜的五年协议期也快到了,不如早点办离婚手续放他自由,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可现在,她的一切行为在自家女儿眼里都成了作天作地,白露只觉人艰不拆,心累得很。


陆观澜并不知道白露是怎么想的,现在看着她一脸沉重的表情,他心里暗道不妙,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于是,他抢在她开口之前说道:“一一的身份刚被曝光,如果这个时候再爆出咱俩离婚,这对谁都不好。所以你能不能再忍一忍,这段时间,咱们不提离婚的事成不?”


“你放心,我没有那么坏,在这个空当毁你事业缘。”白露撇嘴说道。


闻言,陆观澜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亮光,趁机送了白露一个爱的抱抱,“为了感谢你,我决定送你一份惊喜。”


白露嫌弃地推开他,一脸的防备,“你确定是惊喜而不是惊吓?”


陆观澜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门票,笑着看她,“喏,我生日会的门票。”


白露皮笑肉不笑接过他手里的门票,“还真的是惊喜。”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喜欢的。”


“并不,我没说我要去。”


“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所以小白,你好歹过来捧个场嘛!”


白露被“夫妻”二字染红了耳垂,却仍旧没有松口,“我那天要值班,没时间捧场。”


“到底我重要还是工作重要?”陆观澜不死心,打破砂锅问到底。


“工作。”


“……”


6


十月十五号,榕城市体育中心,陆观澜生日会。


本来说好不来的某个人,最后还是找人换了值,又匆匆赶了过来。


白露来得迟,其他粉丝早就进场了。而且她来得太急,门票还在白大褂的衣兜里忘了拿,所以这会儿被保安拦在了门口。


“我真的是陆观澜的朋友,是他亲自邀请我过来的。”


保安看着眼前这个被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女人,总觉得她行为鬼祟不像好人,于是坚决把住门关,愣是毫不动摇。


白露恼了,最后从包里掏出一本结婚证,又摘掉口罩,指着证件上的照片,破罐子破摔道:“你看看这个人是不是我?我是陆观澜他老婆!”


保安无语:“这种套路我见得多了,分明就是追星上头了,分不清梦里现实,看见长得好看的,就自称是人家的老婆……”


“小白姐?”保安大叔的话音还没落,白露便听到了另一声熟悉的叫唤。


那是陆观澜的小助理拎着一袋奶茶回来了,之前他送喝醉酒的陆观澜回家时,白露给开的门,所以助理认得她。


白露见了他,跟见了救星似的,“我票忘带了,你领我进去。”


小助理跟保安大叔解释了两句,之后保安大叔一脸震惊地看着白露,一连说了好几句不好意思,并且放了行。


白露千叮嘱万嘱咐小助理,“你不要告诉陆观澜说我来了。”


“为什么?”小助理挠挠头,不解地问。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总之你今天没有见过我。”


“哦……好。”


虽然小助理什么都没有说,但陆观澜眼尖,白露一进来,他就已经瞥见了。


只见她坐到了维持秩序的保安小哥旁边,掩在口罩下的半张脸看不清楚,可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揉碎了星子在里头,煞是动人。


相比之下其他粉丝的狂热行为,白露显得太过于淡定了,一点都不像来看参加偶像生日会的粉丝。


保安小哥许是无聊,又许是好奇,便跟她八卦起来:“你也喜欢陆观澜吗?”


白露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嗯,喜欢。”


“那你怎么不喊,你看看人家那些老婆粉喊得多卖力,喉咙都要扯破了,你看起来比较像假粉,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白露看着台上与粉丝互动的臭男人,她的眼睛快要粹出火来,冷漠答道:“那就假喜欢。”


“假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喜欢你为什么还要来?”


白露默默翻了一个白眼,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所有保安都跟她杠上了似的?


见她不吭声,保安小哥已经脑补了一出大戏,他扯了扯她的衣袖,“你包得这么严实,该不会是跟陆观澜有仇,特地来泼硫酸的坏人吧?”


“我是他老婆,来视奸的。”


“……”


台上的陆观澜一直盯着白露看,目光几乎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他听不到她跟保安在聊什么,只是觉得俩人聊得火热的样子太碍眼。


盯妻狂魔陆观澜频频走神,所以在互动环节时,他连粉丝提了什么问题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回答了。


“前不久你公开了小情人的照片,大家都觉得很可爱,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公开陆太太的身份呢?”


“啊……她就在现场呀!”


此言一出,现场顿时哗然一片,粉丝们纷纷四周张望,寻找疑似人物。


由于白露的装扮或许突出,很快,人们就把目光定在了她的身上,然后屏息凝神,一脸凝重地等待陆观澜揭晓答案。


陆观澜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闯了祸,便一脸讨好地看向白露的方向,“今天是我错了,你别生气。”


白露本来想朝他骂一句猪脑子,碍于人多要给陆观澜留个面子,最终还是把火气压了下来,用手紧紧压着口罩,一言不发地端坐在座位上。


看得出来她不开心,陆观澜赶紧把话题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由于做贼心虚,他甚至不敢再看她一眼。


7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毫无悬念,白露现身陆观澜的生日会这事,不多时又登上了微博热搜。


有人拍了她的照片放到了网上,虽然包得严严密密的,但从轮廓中不难看出,她是个大美人。于是,网友们开始了深扒模式。


生日会结束之后,白露和陆观澜一起上了保姆车。小助理和经纪人都不想参与这个修罗场,早早找了借口溜了,偌大的空间就只剩他们夫妻二人。


陆观澜压根不敢打开手机,他觑着白露的神色,小心翼翼地拉了拉她的袖子,“小白,你是不是在生气?”


虽然他老是说不怕白露,也不会惯着她的臭毛病,但实际上她一生气,他比谁都慌张。


“要不我回去跪键盘?”


白露没吭声,并且送了他一记眼刀。


“那榴莲?”


“你回去签字画押,咱们离婚。”


闻言,陆观澜的手徒然松开,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距离我们的五年期限不是还有一个月零三天吗?”


“我要出国了。”白露转头看他,认真道道:“咱们好聚好散吧!”


送白露回家之后,陆观澜提着酒瓶子过来拍响了斐策家的大门。


“小白不要我了。”


斐策被他的脸色吓了一跳,虽说他平时嘴贱,可这俩人到底还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关键时刻哪能不关心呢?


“你们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又闹起来了?”


“她说要出国深造。”


斐策也不知道怎么劝了,只能默默地去给他煮醒酒汤。


酒瓶子倒了一地,但陆观澜却觉得自己清醒得很。


他记得第一次见白露时,他才七岁。那段时间,他刚随父母搬来榕城铜锣巷不久,还没有交到新朋友,总是形单影只。


那天,他在院子里看蚂蚁搬家,恍惚间,听到了柔柔的晚风送来隔壁家小姑娘清脆的读书声,仿佛咬了一口甜脆多汁的香梨,甜腻腻的,就连空气也像是甜得冒了泡。


一字一句,钻进了他的耳朵里。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跑到了隔壁家的院门口,小小的脑袋贴近门扉,然后从门缝中间仔细往里头张望。


视线转了几转,才终于看见在火红的石榴花下坐着一个明亮照人的小姑娘,她穿了一件改良式样的粉色旗袍小裙子,头发梳成两个麻花辫,仿似从电视里走出来的漂亮小人儿。


那便是白露,他第一眼看见就觉得欢喜的白露。


之后的日子便如同诗句所描述的那样,“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年岁渐长,俩人也一天天地长大。


但陆观澜可以对天发誓,他当初对白露是绝对没有非分之想的。白露和江繁谈恋爱那会儿,他还当过她的军师来着。


可是后来,白露的初恋夭折,而他又恰逢与她在同一所城市念大学,俩人在外面租了房子,朝夕相对下,最后闹出了“人命”。


俩人都没有当爹妈的经验,一时之间慌了神,但也不忍心不要孩子。所以,他们最后还是因为陆一结了婚,可又不想拖彼此的后腿,因此订下了五年的协议。


陆观澜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白露的,也许一开始的确是因为责任才结的婚,但后来,他是真的想和她在一起。


毕竟,那是他第一眼看见,就觉得欢喜的人。


可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还没来得及让白露喜欢他,她便已经提了分手。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陆观澜已经躺在了自己家的床上。白露在冰箱外面贴了留言条,嘱咐他起来吃早餐。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摸着手机给斐策打了个电话,“昨晚我是自己爬回来的不?”


“小白特地过来扛你回去的。”


陆观澜沉默了一会儿,“你确定?”


“确定,她说就算做不成夫妻,你们好歹也还是二十多年的朋友,总不能让你睡大街。”


“……”


正说着,有其他电话进来了,陆观澜看一眼,发现是江繁的号码,顺手就按了接通。


“白露出事了。”(作品名:《暗恋手册:我的傲娇老婆粉》,作者:贤儿很忙。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