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真的龌龊不堪?

潘金莲真的是一个蛇蝎般的女子吗?为何关于她的评价都是如此的低下?


这几日拿出《水浒传》与《金瓶梅》出来读读,以消遣闲暇的时光。往常我还是一直认为潘金莲是一位蛇蝎的女子,这和众多的评论是一致的。关于她耳边听到的常常是她毒死丈夫另嫁她人,所以她受到的谴责也是在情理之中。不过,这些天我有了一些新的看法,潘金莲并不是如此的不堪,她只是当时社会其中一位受害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使得她无法逃脱自己的婚姻,这不仅仅导致武大死去的原因,更是潘金莲命运悲剧的原因。潘金莲的一生都是凄凄惨惨,从小到大都是寄人篱下并且过着下人的生活。直到嫁与武大,生活才总算是稍稍正常。


明朝社会出现了一种“异端”的思想,我想潘金莲就是其中一位。她在丈夫死后还敢继续嫁人,这在以往的朝代往往是不可能发生。更多人在夫君死之后选择守寡,又或者草草结束自己的一生而后获得“烈女”之类的称呼。不仅仅是潘金莲如此,李瓶儿在亦是如此,她冒着与传统社会冲突的压力之下,在花子虚死之后嫁给西门庆。这些女子在当时社会上是有进步的表现,她们勇敢的冲破封建社会的伦理,勇敢的去争取自由人生。


话不赘述,讲到潘金莲给大多数人的印象是“这是一位杀夫的蛇蝎女子。”她在故事中确实是扮演了杀夫的角色,但这也恰恰表现出人生自由的与封建伦理矛盾的所在。


在旁人的介绍下,潘金莲与武大喜结连理。刚开始武大居无定所,最后在一位大官人家的帮助下有了自己的房子。家里虽然贫穷但是潘金莲没有对所处生活环境有不满的地方,也没有埋怨武大无能。她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对武大也是毕恭毕敬。在婚后的潘金莲,她身上集中体现了封建社会下女子的伦理道德节操。虽然武大长得丑而且还有点龌龊,可是她没有去嫌弃反而是夫唱妇随。每天武大回来她都会主动的去帮忙拿行李物品,每天她都会在家把饭菜做好等武大回来,每天早上她都会早早的起来做炊饼。她对所做的一切都显得不亦乐乎,她尽到了作为妻子的责任。他们是很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关系,这也正是封建时期普遍的传统家庭关系。在潘金莲还没有遇到武松之前,这一切都显得平和自然。


武大的憨厚老实,每天只知道出去卖炊饼挣钱养家糊口。他们之间在感情上的交流甚少,二者之间对话更多的是“回来了啊!”“今天炊饼卖的好”“那我明日多做些”,“回来了啊!”“今天炊饼没能卖出几个”“那我明日少做些便是了”。在这样的环境下潘金莲的精神长期的空虚,她没有得到丈夫的一句表扬或者肯定的话语,生活没有任何的惊喜。在生理上的需求逐渐增加而又无法得到满足,武大每天回来就是倒头睡觉。两者的积压给她造成了严重的危害,长期得不到欲望的满足更使得她最后铤而走险。其实,武大与潘金莲的婚姻,从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这场婚姻的悲剧。潘金莲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是她都是在大户人家长大,对琴棋书画都有些耳染,颇识得一些乐器,这也算是小资一枚。然而武大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粗老千,不会说话,只生的人憨厚老实。两者在思想上的差距,也暗示了这段婚姻的不幸。特别是当武松回到家中的那一刻起,所有的事情都变了。


当武松回到武大家,潘金莲看到他之时,被尘封已久的春心犹如火山彻底的爆发出来。她的眼睛久久的落在武松身上,迟迟不肯离去。这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子,长期饥渴的身体被触发了出来。看到武松健硕的身躯,挺拔的五官,这不论是潘金莲,就算是十八岁的少女见到也都会心生爱慕何况现在遇到的又是一个长期得不到满足的妇女。从见到武松这一刻起,潘金莲整个人都变得活跃了也爱笑了,她总是用自己的笑容去迎接武松,总是在不断的去制造机会与武松有所接触有所话题。当武松送给她一块布料与她做衣服时,她的心已经彻底得被融化了,她是彻底的喜欢上了武松。每天听到敲门声她总是开开心心的去迎接武松的到来,一路的殷勤她是想让武松知道自己的心。


武松见到潘金莲的那一刻,他同样被眼前这位貌美如花的女子给征服了。他的眼睛也久久的落在潘金莲身上,可能他心里也在想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貌美的女子。喜欢归喜欢但是他不能真的去喜欢潘金莲,毕竟这是他的嫂子。以他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所以对于后来潘金莲的坦白他拒绝之中也是情有可原。只是到最后受伤害的还是潘金莲,她所有的希望都变成了绝望,她无奈她彷徨。把武松赶出去了却又迫不及待的想让他回来,武松走了之后,她的精神变得萎靡,每天茶不思饭不想。武大回来也没有之前的热情,甚至以往在武大回来之前都会把饭菜做好而在这一次她没有做。在武大问了晚饭的事情之后,她才漫不经心的来到厨房。因为已经无心做饭,所以武大让她去休息。忽然听到门外武松的叫声,她的眼里冒出了一道光芒,刚还是病恹恹的样子在这一刻完全恢复了。这一次武松回家宣告自己远行,听到他说出此言潘金莲的心如同落在地上的玻璃彻底的碎了。之前赶他出去完全是气话,她没想到这一回他竟是真的离开。


被夹在中间的武大全然不知妻子跟武松之间的关系,他的为人太过于老实,不懂得女人的心。倘若当初潘金莲跟武松在一起了,我想后面的故事都应该是改写了。潘金莲应该成为一个良妻,即使武松再贫困她也不会放弃。毕竟武大这一出已经说明了她不是一个嫌贫爱富之人,她缺少的是爱。而这些爱,却恰恰是武松能够给到她的。虽然武松居无定所,但是她仍旧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总之潘金莲并不是一无是处的人,只是她活在的社会决定了她一生的悲剧,她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也没有自己去改变的能力。尽管《金瓶梅》里面对潘金莲浓墨重彩的写了她的淫意,可是古人云:食色,性也。这需求跟吃饭喝水一样都属于正常的生理需求,这没有什么好批判。


兰陵笑笑生没有把武松与潘金莲俩人写成一对,当然这也正是兰他的妙处,他不仅把潘金莲写活了,而且也把当时社会的现状给清晰的勾勒给读者。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在权钱交易的日子里度过,今天还是如此。


所以潘金莲并不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子,只是错在她选择杀人来成就自己的野心。这不论是在当时的社会还是当下的社会都是不容许发生,只可惜当初女方没有提出解除婚姻的权利,所以她的人生充满了悲剧且没有任何的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