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和绣花针

关于东方不败,《笑傲江湖》中的描述其实非常之少。小说以几十回的章节若隐若现的提及此人,让读者们对东方不败充满了好奇,及至他出场,文字间却充满了诡异色彩,一个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竟然呈小女子之态,甚至为了杨莲亭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每每读来,不禁让人汗毛竖起,心中烦恶,不得痛快。


东方不败粉墨登场,却匆匆而亡,仿佛是金庸先生也恶极了这个似妖非人的怪物,不愿意多着笔墨。东方不败虽“惊鸿一蹩”,给读者留下的是无数的迷惑,其人其事着实怪异,免不了令人浮想联翩,就像他的“武器”绣花针一样,不起眼却时时扎着你,导致浑身刺痛瘙痒,只想抓破了事。既然如此,就让我们从头说起,聊个痛快。


与武侠小说中大部分的英雄豪杰类似,东方不败也有个凄惨的童年。家庭生活的苦困,依靠的是童百熊的救济方得活命,父母故世后安葬无钱,依然是童百熊慷慨解囊让他得以一尽孝子孝心。加入日月神教后,东方不败隐忍能干,很快得到任我行赏识,急速蹿升,成为日月神教中手握大权的人物,趁任我行修炼“吸星大法”走火入魔之际,将任我行囚禁于西湖黑牢,占其位,夺其权,剪除异己,成为新任教主。成为日月神教教主之后,东方不败开始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切大权交由杨莲亭行使,把个日月神教搞得乌烟瘴气,混乱难堪。


东方不败如此乖僻,让所有人惊诧不已。揆端究因,是他儿时的生活让他产生了矛盾的性情。一方面,东方不败有野心,想要在日月神教中成就一番事业;另一方面,他本缺乏安全感,修炼葵花宝典之后功力大增,安全感被权力和武力代替,让他生出无力之感,乃至看破红尘名利。


东方不败看似功成名就,可夺位之前的自卑与隐忍就如一根绣花针,被他轻巧的掩盖。东方不败自负武功盖世,不屑于使用武器之利,却放不下手中的一根绣花针,实则是那根针戳在了他的内心深处,与他如影随形,不动不痛,一动扎心。


《笑傲江湖》中有三个人修炼《葵花宝典》一系的武功:岳不群,林平之,东方不败。三人中以东方不败武功最高,任我行等四人联手尚且奈何不得,需得利用杨莲亭乱起心智,方可把他击败。林平之暂且不论,岳不群修炼辟邪剑谱之前武功修为不差,为何实力与东方不败差距明显?原因无他,性格造成。


东方不败是个枭雄,他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欲望,否则任我行也不会传他《葵花宝典》,对他有所防范。东方不败追求名利大大方方,运用的是智慧,靠的是熟络的人情世故。他就像饿狼圈中的猛狼,对待猎物凶狠狡猾,对待自己人义气为重,在弱肉强食的狼群中,他打败了头狼,虽然利用了一些手段,仍然不失风采,符合生物链的法则。反观岳不群,像极了一个扭扭捏捏的腐儒,明明功利,却又要保持“君子之风”,放不下虚伪的面子,内心的软弱撑不起雄心。东方不败修炼《葵花宝典》时,功成名就,心情平静,只为修行;岳不群修炼《辟邪剑谱》是屡屡受挫,恼羞成怒,最终导致失去理智,为的是一雪前耻,报复世人。


东方不败对《葵花宝典》的态度就像对待绣花针,缝缝补补要的是体面,轻飘飘的,不沉;岳不群对《辟邪剑谱》的态度就像他手中的“君子剑”,想要处处藏锋,最终却落得剑柄沉重,拔出来便伤人伤己。


按照常理来讲,东方不败修炼了《葵花宝典》之后神功独步武林,他应该带领日月神教一统江湖完成霸业。可惜,这时候的东方不败由于自宫效应的反噬,对待名利的态度产生了变化。是的,他看破了这一切,看破了他曾经费尽心机得来的一切,于是他甘愿做一个“女人“来躲避江湖的是是非非。他对杨莲亭是真爱吗?不是。杨莲亭也是个硬汉,可惜才智平平,庸碌无能,东方不败何等豪杰,怎会真心爱慕于他?他们在一起,只不过是在对的时机遇到了合适的人。东方不败不想在江湖中寻找心仪的男子,他讨厌江湖。杨莲亭是个平常人,他贪心暴虐,有着小人得志的张狂,这正是东方不败要想的模样,正常人的模样。站在杨莲亭这个完美的表现着人性善恶的“小人物”的身后,东方不败手中的绣花针不是杀人利器,而是充满人间烟火气的寻常人生。


东方不败在真的”不败“之后,累了,倦了,他不再执着于名利,也不再执着于人情。所以他可以一言不合便杀了几十年的老兄弟童百熊,为的是断绝自己兄弟情义的念想,割舍掉与江湖的最后一丝联系;也可以不杀任我行,为的是冥冥中对死亡的期待,他已经无所争无所夺,失去目标的空虚只有以死亡来终结;还可以善待任盈盈,让她完成自己的心愿,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圣姑”。


东方不败灭绝了人情,东方不败还有人性。


如果在《笑傲江湖》里找一个真正笑傲江湖的人,那一定是东方不败,而不是令狐冲。当东方不败拿起绣花针绣花的时候,他就已经超然世外,关心的是平凡生活的家长里短,任江湖上你争我夺,血雨腥风。


仔细想想,东方不败把对名利的争夺始终控制在日月神教之内,没有祸害旁人。神功练成之后,也不见他在江湖上立威,相较之下,左冷禅岳不群等人就卑鄙的太多。武侠江湖中追名逐利的最高境界无外乎就是东方不败这样,张弛有度,一切都在可控范围之内,不似舞刀弄剑般大肆砍伐,却似绣花针般指哪扎哪。从此意义上讲,东方不败是个英雄。


东方不败终归是死了,死在了任我行的手上。将死之前,他言语平静,好似一直在等着这一刻的来临。他不是令狐冲那样生性懒撒潇洒之浪子,尽管他使尽千般手段,不可否认的是他始终身处江湖名利的漩涡之中,也许死,才是他最好的解脱,才是属于他笑傲江湖的方式。



作品均为原创。


请关注风舞鹰翎,欢迎批评指正。